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海尔森X霍顿】两个小段子

炖海参组hhhhhhh,给呦西太太笔芯~~~~

哟西_今天爱微草了吗:

*两个说有联系也行说没联系也行的小段子。

*时间线在刺杀米科之后。

*来自一只被先生抛弃的霍顿的怨念(x

 

-1-

 

等待许久的马车停在布莱德街上,霍顿为海尔森拉开马车的门:“今天晚上我们去了不少地方,先生。”

“如果你想抱怨你没能看上歌剧,那你应该庆幸。”海尔森及时打断了他,他知道自己的下属恐怕憋了一晚上话要说,“无聊透了。”

“那么刚才也是这样吗?”

“是的,一样。”

霍顿点了点头,关上了马车的们,海尔森看上去有些不耐烦,这代表了刚才的会议不怎么愉快,霍顿虽然很少插手或者主动了解关于圣殿骑士的事情,但并不意味他对此一概不知。他登上马车,催赶着马匹离开布莱德街:“您打算回家吗?还是还有别的事情?”

“回去吧。”海尔森说,“明天一早我要去码头。”

霍顿算了算时间,现在已经半夜了,他和海尔森都睡不了几个小时:“您去码头做什么呢?如果是出海的话,您还可以在船上睡会儿。”

“去北美,雷金纳德给我的差事。”海尔森揉了揉额头,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雷金纳德给他的任务上,眼下他只想调动全部的精力和时间来继续他个人的调查,而前往北美寻找先行者的宝库,这无疑是一个漫长并且看不到尽头的任务。

“喔,那可真是……”

“我们一会儿再说吧,霍顿。”

他们离据点还不算太远,海尔森不想有让别人窃听的可能,直到驶离了几个街区后,海尔森才敲了敲车顶。霍顿默契地停下马车,爬下座位溜进车厢里,关上车门,坐在海尔森对面,摘下帽子放在旁边的位子上:“您刚才说您要去北美?那可真是个遥远的地方,先生。”

“是的。”海尔森点点头,“我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回来,这期间继续你的调查。”

“这是当然了,先生。”霍顿承诺道,拿起帽子折叠一下之后开始往自己脸上扇风,“北美……我都没去过那里,听说那片新大陆既美丽又危险。”

海尔森皱皱眉,他不记得霍顿已经有多久没做过这么“没礼貌”的举动了,不过这是他们分别前的最后一晚,海尔森不介意让他的下属放纵一会儿:“以后我们也许有机会一起去。”

“看来您要在那边呆很长时间,对吗,先生?”

“恐怕是这样。”

“那您可要当心那边的法国佬,或者……那边也有您之前说的疯狂爬墙杀手组织?”

海尔森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霍顿口中的“疯狂爬墙杀手组织”是指刺客,霍顿顽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咧开嘴笑了起来,似乎因为自己开的玩笑而感到满意,尽管海尔森根本不觉得这很好笑。

“需要我明天早上送您去码头吗,肯威大人?”霍顿继续问道,“毕竟那可能是您回来前我最后一次为您服务了,其实有的时候,男仆这个身份也不那么坏。我借着这个身份了解了不少伦敦里那些秘密的传闻,您猜怎么着,英国的贵族们对他们的男仆都情有独钟——大多数,请原谅我用词不当——听这些贵族隐秘的故事真的非常有趣,先生,如果您在北美那边很无聊的话我可以写信给您讲。”

海尔森闭了闭眼睛,他应该在霍顿开口的第一时间就让他闭嘴,而不是在这儿听他絮絮叨叨。

“明天你可以来送我,但是现在,我可不想听着那些下流的传闻睡在街头。”

霍顿停顿了一下,十分遗憾地点点头,把手里的帽子重新戴回头上,压住一头姜黄色的头发:“好吧,好吧,我以为您会喜欢听睡前故事呢,先生。”

霍顿爬下马车,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驾驶着马车抵达肯威宅邸,像他经常所做的那样服侍海尔森更衣就寝,并在海尔森的许可下换上和他的上司一样的睡袍,和他的上司分享同一张床。

 

 

-2-

 

 

霍顿睁开眼睛的时候,海尔森已经离开了。

空荡荡的宅邸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霍顿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他有点儿不适应不需要服侍海尔森的日子,不需要早起为海尔森准备好早餐,也不需要提前出门去拉上马车——至少这六年来,霍顿几乎天天都跟随在海尔森身边,做他的贴身男仆或者马车夫,这些身份挺有趣的,霍顿一直觉得挺新鲜。

海尔森在雷金纳德的要求下去了美洲,而他并未要求霍顿跟随,他希望霍顿继续暗中调查杀害爱德华的真凶以及珍妮的下落,而不是跟着他掺合到圣殿骑士团的事务中来。霍顿对此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他一向听从海尔森的指令,对圣殿骑士团也没有丝毫兴趣。

唯一让霍顿觉得意外的是海尔森居然独自离开——甚至没有让自己把他送到码头。

霍顿揉了揉一头睡乱的姜黄色头发,把仿佛炸了毛一样的头发按下去,旁边海尔森睡过觉的地方被褥已经叠放整齐。看来他昨晚确实太累了,就连海尔森起床整理的动作都没能惊醒他,这让霍顿有点儿懊恼,也许正是他睡得太熟了,海尔森才没叫醒他。

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沿上,霍顿眯着眼睛发了会儿呆,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动向。海尔森不在,他有很高的行动自由,霍顿仔细把掌握在手里的情报捋了一遍,比起作战,他不那么擅长分析和追踪,但这是海尔森的命令,是海尔森需要他办的事,他会为了海尔森而心甘情愿地学习这些。

决定好了下一步的的计划,霍顿躺回床上,肯威宅邸的床都很大,而海尔森愿意与他分享的这张不但大而且十分舒服,他抓过旁边叠好的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海尔森残存的气息充斥着他的鼻腔。仿佛觉得还不够似得,霍顿挪了挪身体,挪到海尔森昨晚睡的位置上,翻个身趴下,闭上眼睛想要小憩一会儿。

反正海尔森不在,一定不会介意他把这儿弄乱的。

霍顿已经习惯了长时间的等待了,从在军营的帐篷钱到在宴会大厅的门口,有时候他会和其他等活儿的马车夫聊聊天儿,偶尔会偷偷溜到附近买点儿吃的填饱肚子,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会趴在自己的马车上,无所事事地发呆或者打盹儿,或者盯着金碧辉煌的门厅想象海尔森在里面做什么,也许是普通的应酬,也许是夺人性命的任务。结束一天的行程后,如果海尔森还有兴致,他会把在这期间发生的事讲给他听,如果海尔森没讲,霍顿也不会追着问个不停,他知道海尔森有不少需要保密的事情,尽管想帮忙分担,但海尔森肯给予他信任已经是最大限度了,他不能奢求更多。

而这次等待的时间无疑会更长,霍顿猜测着海尔森从北美回来后会不会向他透露在那里发生的事,猜测海尔森在北美会不会遇到新的、更加优秀的下属——但霍顿打赌,他们都比不上他忠诚。

他的忠诚无疑是单纯并且坚定不移的,霍顿想。

如果先生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END

 

 

 

沉迷游戏无法码字(x)

 

语c一只霍顿,有先生愿意带走吗


愿意领走的话私信或者评论留QQ呀XD


评论
热度(36)
  1. 爱喝玛奇朵的猫哟西 转载了此文字
    炖海参组hhhhhhh,给呦西太太笔芯~~~~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