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军事札记】阳光下的战士——隆美尔(by 利德尔·哈特)

墨兮卿言:

节选自:GERMEN GENERALS TALK。德国将军的证词
QUILL出版社,纽约,1979


阳光下的战士——隆美尔

作者:[英] 利德尔·哈特


从1941年开始,所有德国将军的名声都被隆美尔所掩盖。他拥有最令人炫目地崛起速度-从上校到陆军元帅。在双重意义上,他是个局外人,——在德国总参谋部的阶级区分里,他不具备担任高层职位的资格;同时他长期在欧洲以外地战区服役。

他的名声是被有意地扶植起来地——不仅仅由于自身的努力,而且也是希特勒精心挑选的结果。认识到战争时期公众对辉煌军事人物的渴望,希特勒决定挑选两个他认为可以安全地转化为大众英雄的战士(也只有两个)——一个在阳光下,一个在雪地里。非洲的隆美尔作为太阳英雄,芬兰的递特尔作为冰雪英雄。

他们两个都在主战场的侧翼服役,希特勒把公众注意力的焦点对准了他自己。他们两个都是强有力的战士,能够保证局部成功,但不足以成为智慧的标尺而成为战略方面的竞争者。他们两个看起来都是希特勒忠诚的工具。结果,两个人当中,隆美尔的表现更胜一筹,证明了希特勒的选择是正确的。当隆美尔看到希特勒的生存和德国的生存互不相容的时候,他把他的国家放到了第一位,转而反对希特勒。

隆美尔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希特勒的偏爱,但最终的力量是他富有感染力的性格;首先给希特勒留下了印象,然后又给他的英国对手留下如此深的印象,以至于英国人夸大了他的名声而远超过了希特勒的算计。

作为一个低级军官,隆美尔在第一次大战中获得了不寻常的荣誉,在1917年针对意大利人的CAPORETTO攻势后,他得到了德国最高勋章-勇气勋章(POUR LE MERIT)。但是他的专业知识并不被人认为和他的辉煌战斗记录相当。他没有被考虑选入作为未来德国总参谋部人选的小圈子。关于他战后曾经担任纳粹冲锋队领导人的事不过是他成名以后宣传家们为了把他的名声和纳粹党的名声联系起来而编出来传奇故事。

当纳粹党在1933年掌权后,隆美尔的机会来了,他被任命为SA的军事教官。他是个很好的教员,能够把课讲地很生动。隆美尔通过学习地缘政治学扩展了眼界——他是HAUSHOFER教授的门徒之一。自然地,他成了德累斯敦步兵学校的教员并被任命为WIENERNEUSTADT新建步兵学校的教员。在他和希特勒有任何联系之前,希特勒已经认识到他是个让人耳目清新的可以与之讨论新军事观念的非正统战士。在战争爆发的时候,隆美尔被认为希特勒私人总部的指挥官,这很自然地增加了他和希特勒接触的接触也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波兰战役以后,他向希特勒要求指挥一个坦克师。这是隆美尔善于感觉并把握时机的机会主义特征的典型展示。隆美尔在战争爆发前是个如此热忱的大步兵主义者,以至于他反对那些宣扬坦克战的人的主张。在通往华沙的路上,他看到了亮光并不失时机地追随着这道光明。

他被任命为指挥第7坦克师,并在西线的攻势中指挥了这支部队。他的师在突破马斯河以及向海峡的突进中扮演了引人注目的角色。然后,他在ABBEVILLE和AMMIENS之间沿索姆河突破了法军前线,并在ROUEN附近引导了向塞纳河的进军。隆美尔的辉煌表现被随后的公共曝光进一步增强了,他的师被称为幽灵师。

在1941年初,希特勒决定派遣一支由装甲兵和摩托化兵组成的远征军帮助意大利人进攻埃及,他任命隆美尔为这支非洲军团的指挥官。当部队到达的黎波里的时候,意大利人的进攻不仅被击退了而且他们的军队在追击中被摧毁了。隆美尔并没有被灾难性的局势所压倒。认识到取胜的英国军队也是小规模的,隆美尔猜测英军可能已经到达了他们的极限,他立即用他的第一批部队发起了攻势。他抓住了英军部队分散,大多数坦克都急需修理的时机。攻势的突然性以及笼罩在部队上空的漫天尘土夸大了他的实力。英军退出了CYRENAICA,被赶回埃及。

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每次当敌人早早地宣布消灭他的时候,隆美尔都令人炫目地作出反击;由于隆美尔这种连续挫败英军攻势的方式,他的名声继续增长。当英国第8军对隆美尔的评价逐渐变得高于他们对自己指挥官的评价时,当隆美尔魔术师般的表演(JACK IN THE BOX)激发起他们的幽默感的时候,他们对隆美尔的赞赏几乎成了热爱。1942年夏天,当隆美尔在GAZALA和TOBRUK之间逐个击破英军第8军并将其余部赶过了西部沙漠驱逐至尼罗河三角洲边缘时,他的职业生涯到达了顶点。

中东英军总司令,AUCHINLECK将军介入了这场危机。他亲自接管了受到沉重打击的第8军的指挥,让灰心的部队鼓起坚守阿拉曼的决心。在漫长的追击后,隆美尔的部队疲惫不堪并且缺乏补给。德军连续两次攻势都被瓦解并被击退。攻击(check)证明对进攻者的未来是致命。

隆美尔仍然相信他的第3次进攻会成功。但是希望在逐渐消退,在等待补给的过程中,时间悄悄的流失。在这段时间内,英军得到了从本土来的新部队的增援。指挥官也发生了变化。邱吉尔要求英军一旦增援到达立即发起进攻。AUCHINLECK,更明智地坚持等到他们习惯了沙漠环境之后。随后,亚利山大接替了他的总司令职务,蒙哥马利接管了第8军。隆美尔在8月底抢先进攻了,但是败于英军新的防御方案。接着,主动权易手了。在为彻底的准备而等待了长时间后,甚至比AUCHINLECK所计划的更长,蒙哥马利在空军,炮兵火力,坦克力量方面拥有了巨大优势;他在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发动了进攻。即使是这样,艰难的战斗进行了一整个礼拜,没有广泛的侧翼运动。但是,德军不但力量不足,而且由于油轮在地中海上被潜艇击沉而被严重削弱。这决定了事情的结局。一旦德军最前部的阵地崩溃,他们没有能力稳住阵脚直到撤退到利比亚的西端;德军后退了超过  1000英里。

对隆美尔来说,这个决定性的打击是他8月攻势的结果。在8月的失败之后,隆美尔受到了极大影响。他的士气低落以至于影响了他的身体状况;他患了沙漠病(DESERT SORES),不得不飞往维也纳治疗。在听到蒙哥马利发动攻势后,他不顾医生的抗议坚持立即飞回非洲,但是他的身体状况使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不能充分表现出他的价值。虽然他很好的组织了漫长的撤退,躲过了蒙哥马利包围他的企图,他失去了威胁蒙哥马利的机会。他的疾病也许导致了他在MARETH战役的失败,蒙哥马利因而打通了向突尼斯进军的道路,为德军在非洲的最后崩溃扫平了障碍。对希特勒来说,保持隆美尔的声望和保护隆美尔能继续为他服务一样重要。

自从阿拉曼以后,有很多人谈论隆美尔的传奇并暗示他的声誉被不适当地夸大了。这种贬低性的语言不过是世事变幻的产物。但是其中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在蒙哥马利到来之前,隆美尔已经成了第8军的英雄——他们对他是如此崇拜,以至于他们把任何的杰出表现叫做“隆美尔”。这种崇拜的态度对士气产生了微妙而危险的影响。当蒙哥马利接管了指挥后,隆美尔传奇被故意弱化,并创造了“蒙哥”的反传奇。

这种宣传逐渐散布了这种观点,即隆美尔是个评价过高的将军。然而,蒙哥马利的个人感触可以从他的行动里体现出来,他收集隆美尔的相片并把他们钉在桌子周围;虽然他后来说两个人中伦德施泰特是更令人畏惧的对手。必须记住的是,蒙哥马利从来没有遭遇过处在最佳状态的隆美尔。当他们在战场上相遇的时候,隆美尔不但被疾病所拖累,而且战术上他已经处在极大的劣势并缺乏油料。

隆美尔成功的超群之处在于:他们是在劣势兵力而且没有空中力量下取得的。除了早期在WAVELL领导下的部队,双方没有任何其他将军在这样的情况下取得过胜利。很清楚,隆美尔犯过错误。和优势敌人作战,任何不慎都能导致失败;然而,拥有较大优势的一方即使犯了很多错误依然能有效地被掩盖起来。

对隆美尔来说,更明确的缺点是他易于忽视军事部署的管理工作以及缺乏对细节的全面掌握。同时,他不懂得分权给部下,这点使他的参谋部很恼火。他不但试图亲自作任何一件事情,并且他无所不在——以至于经常和他的指挥部失去联系;当他的参谋人员需要他做重要决定的时候,他经常在战场上游荡。另一方面,他有非凡地出现在关键地带的能力并在战斗的决定性时刻作出决定性的推动。他同时也给那些有才华的低级军官以机会去证明他们的价值,这是那些拘泥于资历的将军们所不敢梦想的。因此,他被年青人所崇拜。很多意大利士兵有这种感受,隆美尔和他们自己那些衰老的安全第一的高级指挥官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战术领域,隆美尔精于诡计和虚张声势。他在非洲的第一场攻势中,他强迫他的坦克推进以至于很多都在沙漠中迷路了;但是当他到达了英军主要阵地后,他聪明地用卡车扬起了大量的灰尘以掩盖坦克的稀少,给敌人造成坦克从各方汇集的印象。这导致了英军的崩溃。

他具有极端的冒险精神,但又是微妙而敏锐的。在他战役中可以反复看到特征是他使用坦克作为诱饵来引诱英国坦克进入反坦克炮组成的陷阱——把防御和进攻技巧地组合起来。这些“隆美尔战术”随着战争的进行被各国军队广泛采用。

当隆美尔离开非洲的时候,他的对手几乎感到遗憾,隆美尔的离开在他们生命和想象中留下了一大块空白。这部分归功于他对英国战俘的良好对待,实际上和隆美尔自己接触后又逃脱返回英军的战俘数量显示隆美尔的骑士风度混合着战略考虑。更多的原因是隆美尔运动的迅速以及每次被击败后令人惊讶的复起。

作为战略家,他的缺点抵消了他的敏锐和胆略。作为战术家,他的优点遮盖了他的缺陷。作为指挥员,他具有无与伦比的领导能力和鼓动能力并兼带善变的气质,这使他易于在兴奋和沮丧间大幅波动。

1944年,隆美尔以集团军指挥员的身分从新出现在英吉利海峡的法国海岸以对付英美的进攻。在这儿,他在西部总指挥,陆军元帅冯·伦德施泰特的指挥下。对于如何迎接英美的进攻以及进攻发生在何处,他们的观点截然不同。伦德施泰特偏向纵深防御,他对敌人完全登陆后进行强有力的反攻击充满信心。隆美尔的性格使他欣赏这种布置,这是他在非洲经常使用的。但是,非洲的经验已经修正了他的看法;他怀疑在拥有优势空军的敌人面前,这种布置有多少可行性。隆美尔急于把他的右翼靠前布置以便于敌人在滩头立足未稳前挡住敌人的进攻。伦德施泰特还认为盟军的进攻部队将穿过海峡最狭窄处在索姆和加莱之间登陆,而隆美尔更为担心盟军在诺曼底以西,于CAEN和CERBOURG之间登陆的可能性。他和希特勒在这一点上意见相同。

在后一个问题上,隆美尔和希特勒的观点是正确的。更重要的是,又证据表明,他试图在最后4个月里加强诺曼底海岸的防御,这里的防御和加莱一带想比被忽略了。对盟军来说幸运的是,他的努力大大地受到了到资源短缺的阻碍——水下障碍和海岸堡垒都远为完成。

对另外一个问题,盟军方面的意见,尤其是将军们,一直认为伦德施泰特的计划——保留预备对在有选择的时机大举反击,是个较好的计划,并认为隆美尔将部队用于诺曼底企图遏制盟军的努力挫败了这个计划。在大多数德国将军中,这种意见更为强烈;那些属于总参谋部阶层的将军们认为隆美尔不过比希特勒稍微不业余一点。他们认为,隆美尔没有像俄国战场那样的经验,而俄国战场的经验教会了人们纵深布置的重要性。

伦德施泰特的计划当然更符合战略理论。但是当考虑到盟军空军的数量,盟军掌握制空权的事实以及部队需要在广大空间进行运动的事实,德军在盟军方面深入法国后再进行有意的反击能否阻挡盟军是值得怀疑的。在这种环境下,唯一的希望可能就在于防止盟军在海岸上夺取足够大的桥头堡来积累他们的力量。在最初的几天里,隆美尔接近于这个目标,但是他最终没能阻止盟军。这个失败不是出于他的错误,而是不能迅速的从加莱调动部队。这是由于最高指挥部继续相信诺曼底登陆不过是盟军在LE HAVRE和加莱之间更大规模登陆的先奏。此外,西线普遍缺乏预备队。伦德施泰特曾经希望从法国南部撤军以便建立一个预备队,但是没有得到希特勒的批准。

当隆美尔和伦德施泰特都已经清楚地直到不可能挡住盟军的进攻时,希特勒拒绝从诺曼底撤退造成了致命的后果。适时的撤退也许能使德军在塞纳河于稳住阵脚,并在德国边境和盟军更长久的对峙。但是希特勒坚持不进行总撤退,而且没有他的允许不允许西线的指挥官进行局部撤退,即使是几英里。结果德国师团必须坚守阵地直到被敌人砸得粉碎,这种僵化导致了比隆美尔和伦德施泰特所预计的更大的撤退。

对希特勒政策的无望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得从没有过地近。6月底,在他们的敦促下,希特勒来到了法国,他在1944年队西线的唯一一次拜访;他们和希特勒在SOISSONS进行了会谈。但是希特勒甚至不同意他们的中庸的建议——在ORNE后进行撤退,准备装甲反击。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前线变得更糟糕了。伦德施泰特甚至坦率地说继续战斗是徒劳的,战争应该结束了。这个建议没有吸引希特勒,他决定更换指挥官。东线的陆军元帅冯·克鲁格接替了伦德施泰特。

显然,希特勒已经注意到了隆美尔,虽然他没有解除隆美尔的职务。隆美尔在SOISSONS的态度并没有得到希特勒的欣赏。但是隆美尔对希特勒的看法的变化更大。他曾经对他的一些部下说,德国的唯一希望是尽快的解决掉希特勒然后进行和平谈判。可以确定的是,至少他是知悉导致7月20日暗杀希特勒的预谋的。

3天前,隆美尔的汽车在前线被低飞的飞机攻击。他的汽车倾覆了,他被甩了出去,头骨骨折。事故发生的地点巧合叫做“蒙哥马利神圣休息大厅(SAINTE FOY DE MONTGOMMERY)”村。他被送到巴黎的医院,然后被送回ULM的家里休养。这时,盖世太保已经在调查反对希特勒的计划。两个将军来到隆美尔家里看他并把他带出去兜风。他们给他带来了希特勒给他的信息,他可以选择服毒或选择到柏林接受审讯。隆美尔选择了毒药。然后他被宣布死于事故的后遗症,并以国家葬礼被安葬。

一个战士的生涯就这样结束了。虽然他在更高层的战略以及管理细节方面有缺陷,在战术领域他是个真正的天才,有着富于感染力的领导才能。他具有急中生智的天赋。他使他的参谋军官不快,但是得到了他的战斗部队的崇拜。

评论
热度(17)
  1. 爱喝玛奇朵的猫伯伦希尔 转载了此文字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