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You have my word(Haytham x Shay)

“假设,你很喜欢一个人,多次通过暗示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你以为对方明白你的意思,可实际上他什么也不明白,你会怎么想。”——好苦逼哦23333

Haytham E. Kenway:

[FBI Warning]

1.虽然不知道OOC是什么但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

2.大意就是团长大人对谢伊总是一副表面上不在乎但实际上一旦他对谁有意思谁就得遭殃

3.这是理科生写的文,毫无文采可言

4.第一次把自己写的同人放上来,没有肉

5.发完就飞速跑走

————————————祝阅读愉快—————————————————

    “I hope you are not saving the evil one.”

      连恩把密文交到他手里以后说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在谢伊的脑海里回荡,他苦恼地扶额,无力地倚靠在莫瑞根号的栏杆上,尽管已经到了深夜,远方的天空中,绚丽的极光像是鳞片绮丽的巨龙在舞动,虚幻且略显模糊。

      连恩,这个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轻如鸿毛,却在他心里占有一份沉重的份量,他是最亲密的朋友、最可靠的战友,回想起过去两人在一起时的日日夜夜,感觉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可如今,一切都已经化为美好的回忆消散如烟,只能缅怀,不能重来。

      谢伊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一帮朋友在一起喝酒,连恩在众人的怂恿之下,红着脸,一只手里拿着酒瓶,另外一只手搂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低声吐露对他的爱意,表明自己的内心。

     “Shay, I had alreadyfell in love with you, please, be my valentine.”

      当时他的脑子里没有没酒精麻痹的部分如同断弦一般,他哑言,定定地看着一脸认真的连恩,对方则在众人“亲一个”的起哄声中将他的唇封住。

      想到这里,谢伊揉了揉眉心和鼻梁,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一种不明的感情让他几乎要崩溃,他不想杀害连恩,即便是被逼上绝路,他顶多打断他的腿放他一条生路——就像他的上司对阿吉里斯做的那样。

      可谁想到他……

    “连恩……”谢伊低下头,望着漆黑的海水,心里一片苦涩。

    “看起来你遇到了烦心事。”身边突然想起一个低沉的男声,“谢伊。”

    “Sir……”谢伊没有抬头,有气无力地回应他。

    “……”海瑟姆靠在他身边的栏杆上,侧过脸来盯着他。

      谢伊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呼出,随后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上司。“Sir,有什么事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极光照射在海瑟姆的脸上,映出他线条深刻的脸庞,却没有反映出他的表情。

    “我……我很好,没什么事,劳烦您操心了。”谢伊不想让他察觉自己内心的想法,他知道自己的上司不会希望听见那些声音。

    “你觉得我是那么好骗的人吗,嗯?”海瑟姆似乎微微靠近了些。

    “真的没什么,”谢伊试图为自己辩解,“只是一些……来自过去的回忆。”当说出“回忆”这个词的时候,心底的悲怆和无助让他差点因为脚软而倒地。

    “……”海瑟姆没有说话。

    “好了,”谢伊想着转移话题,“您该去休息了,sir,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不想让海瑟姆看见自己因感情而濒临崩溃的样子,他绝对不会让这样软弱的他被自己的上司看见。

    “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谢伊。”海瑟姆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可……”谢伊轻叹口气,“您不会想知道那些事情的。”

    “说来听听。”海瑟姆似乎已经做好了跟他聊天的准备。

    “嗯……”谢伊环顾四周,“这里太冷了,要不我们回船长室再说?”

    “就在这。”还是一如既往的命令口吻。

    “那好吧……”谢伊深吸一口气开始自己的讲述,他将过去的一切都向海瑟姆全盘托出,包括当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也一并叙述,他向他表露自己内心深处对好友离去的悲伤与迫于时局杀害对方的无奈,全过程海瑟姆都很认真地在听他叙述,没有打断他说话,只是认真地在聆听。

    “……如今,他只能成为我回忆中的一个身影,只能缅怀,不能重来。”最后他对这一切做了一个总结,语气中满是辛酸和苦涩。

    “你爱他。”海瑟姆沉吟片刻之后突然开口,语气平淡无奇。

    “不算是爱,”谢伊思考着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对连恩的感情,“或者说算是一种爱,一种……战友之间的爱,总之我觉得挺对不住他,因为他对我是恋人的那种爱恋,可我对他的感情却没有这样的感情。”

    “……”海瑟姆一言不发,陷入沉默。

     谢伊感到稍微的惊讶,开始回想自己刚刚是否说错了些什么。

    “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十分在乎的对象,”海瑟姆看起来很感慨,“就像……你在乎连恩。”

     谢伊仔细地捕捉他语气里有可能出现的波澜,却一无所获,只能回应道,“是啊,可连恩已经逝去,虽然他在我心里仍然有份量,但对于一名死者,已经谈不上在乎,我对他,只有无限的愧怍。”他极目眺望着远方的极光,“我现在已经找到在乎的人,这样内心不会完全被愧疚与悲伤所填满。”

    “噢?”海瑟姆似乎很感兴趣,“是谁。”

    “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谢伊略带犹豫地问道,转身看着望着远方海平面的海瑟姆。

    “……”

    “好吧好吧……”谢伊在得到上司的一个不怒而威的扫视以后只能屈服,“说起他,在我心里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他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想,也许我已经爱上他了。”

    “……说吧。”海瑟姆深吸一口气,望着与天相接的海平面。

    “那个人……”谢伊缓缓开口,“是……”

    “Master Kenway?”第三个声音突然插进来,“您怎么还没睡?谢伊你怎么也在这里。”

    “……”谢伊看见海瑟姆微微皱眉,立即转过身去看着吉斯特。“没,我就跟他聊聊,等下便去休息。”暗地里作出一个让他离开的手势。

    “那……我先去休息了,你们早些休息。”吉斯特表面上应着,知道自己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于是迅速溜之大吉。

    “真是个莽撞的家伙。”海瑟姆有点不满地开口道。

    “那我们去休息吧,”谢伊见到话题似乎被成功地转移了,赶快应和道,“现在……应该快到凌晨了吧。”

      海瑟姆没说什么,转身背着手缓步走向船舱。

      进到船舱内部,温度比外界稍微高些,谢伊跟在海瑟姆背后,等他进入舱内,谢伊转身关上门,重新转过来以后正好对上海瑟姆蓝灰色的眸子。后者很自然地伸出一只手撑在他背后的门板上,眼神还是那么淡漠,宛如冰川。

    “Sir……?”谢伊惊慌失措,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热。

    “我一直在等你的回答,”海瑟姆低声开口,“你最好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谢伊咽下一口唾沫,咬了咬后槽牙,“您就一定要知道吗……”

    “……”海瑟姆冷峭地盯着他,寒气逼人。“好,那我以圣殿骑士团团长的身份命令你,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

      谢伊不禁色变,海瑟姆从不用自己的身份来逼迫他,这是第一次。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谢伊没有别的选择,除了屈服。“他的名字,您肯定知道,他是……”

    “吉斯特。”海瑟姆突然开口。

    “不,不是他。”

    “威廉。”

    “不是。”

    “杰克。”

    “不是。”

    “……”

    “不是。”

    “你不是什么。”

    “我……”

    “到底是谁。”海瑟姆有些不耐烦。

    “是您……sir。”谢伊有些迟疑地揭示了答案。

    “……”海瑟姆的眼中闪过一丝极其不易觉察的惊讶,他没有回话并移开了目光。

    “我一直不敢跟您说起这件事,怕被您拒绝,更怕给您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后被您调走。”谢伊战战兢兢地观察着上司的面部表情,揣测对方的心理,“我知道对于您而言我只是无数圣殿骑士中的一个,既不是高层,也不是特别出色,所以能当您的下属,为您工作,我感觉很荣幸,也很满足,再不敢贪心,也不敢奢求太多。”他见到海瑟姆似乎没有要打断他的意思,就干脆豁出去,把自己埋藏心底许久的想法全部告知对方。“我衷心地希望可以一直为您工作——在您知道我的情愫以后,当然如果您觉得这不利于工作,我愿意听从您的发落,绝不反对。”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整个室内彻底陷入无边的沉寂,海瑟姆没有回应,谢伊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他心慌意乱,不断地列举对方可能的反应,诸如沉默、训斥,或者……接受。

      噢不接受是不可能的。

    “Shay Cormac。”海瑟姆沉吟许久后开口,“你让我很失望。”

      谢伊顿感五雷轰顶,虽然上司的拒绝在他的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他也曾无数次设想过对方拒绝自己时的场景,但是当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迫切地想去问对方为什么,但还是咬紧牙关忍住。不是担忧难堪,而是不想知道得太过清楚。

    “我很抱歉,sir。”谢伊低头表示自己的歉意。

    “都已经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海瑟姆的语气里可以听出明显的失望,“你居然还是不明白。”

    “我……很抱歉……我也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谢伊顺应他的说法,从嘴里说出的话虽然不俱重量和体积,可谢伊宁愿被人在胸口捅上一刀,因为此时他心里的痛楚丝毫不亚于此。

    “即使到现在,你还是表现出一副局外人一般的茫然。”海瑟姆抬眸。

    “……?”谢伊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自己跟对方的话题似乎有所不同,可他马上就认为是自己想多了。

    “如今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嗯?”海瑟姆微微皱眉,显然谢伊一脸的茫然让他感到些许的不满。

    “……拒绝的意思?”谢伊猜道。

    “……”海瑟姆无奈地叹气,他摇摇头,转身踱步走到窗前,剩下一脸迷茫的谢伊不明所以然地站在原地看着他。

    “谢伊,你过来。”他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谢伊顺从地走上前去。

    “我问你一件事。”海瑟姆没有看他,只是平静地说出自己的意愿,“假设,你很喜欢一个人,多次通过暗示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你以为对方明白你的意思,可实际上他什么也不明白,你会怎么想。”难得他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

    “那他也太……”在一刹那间,谢伊猛然知晓海瑟姆的话外之音,这样的转机让他措手不及,他终于忍不住问道,“Sir?”

      海瑟姆应声侧脸来望着他。

    “您的意思是……”宛如久居黑暗之后突然见到光明,谢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上司波澜不惊的眼眸。

    “很遗憾你现在才明白。”海瑟姆道。

      惊喜来得太突然,谢伊竟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海瑟姆突然开口,“你是否应该做些什么来表明你是真心的。”目光扫过他的唇。

      这一回,谢伊明白他的意思。

      凑近去贴上海瑟姆的唇,谢伊只知道他的唇是冰凉而柔软的,而丝毫不懂得接吻技巧的谢伊只能模仿记忆中别人接吻的情景去小心翼翼地亲吻对方的唇,却完全没有觉察对方已经悄悄在暗中按住他的后脑。

      厮磨了一阵,谢伊觉得已经差不多了,稍微缩回却被脑后的手按住。

      惊慌之中,谢伊感觉到对方轻捏他的下巴,这让他自然地张开嘴,立马感觉到有湿润灵活的东西从自己的齿缝里钻进来,在他的口腔内细细地摸索,不时触碰到敏感的上颚,谢伊感觉自己大脑内部的某处跳动了一下。他略显笨拙地回应对方的入侵,表明自己的内心。

      海瑟姆的手探进他的外套,动情地抚摸他的完美的腰线,最终完全搂他入怀。

    “Shay, stay with me,forever.”

    “My pleasure, sir,you have my word.”



评论(1)
热度(69)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