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教父】【Vincent X Michael】无止之境

永远的Al Pacino

苏未寒:

时间线和电影略有出入。通过三代描写二代。我实在太爱二代了。

一、

很久以后,Vincent站在了那间曾经属于Michael的办公室里,陈设未变,他穿着一身匀称的黑色西服,轻轻靠在办公桌前,微垂着头,阴影覆盖了他一半的脸颊,家族的元老们走上前,执起他的右手亲吻在手背,唤他Corleone阁下,以示臣服与尊重。

Vincent抬起了头,面前的门正缓缓阖上,在愈发渺小的缝隙间,他仿佛看到Michael熟悉的身影,和他一样,穿着西服,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倚靠着墙壁,偏头与他对望,眼睛里是一泓无边的黑暗。

永无止境。

Vincent看到他无声的对自己说这四个字,带着讽刺遗憾又有些悲哀的笑。

一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它的含义。


二、

Vincent第一次见到Michael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十七岁,已经长得人高马大,可以单枪匹马撂倒三四个人,是男孩子正当在街头闯祸打架惹是生非的年纪。Vincent没有例外,甚至是不负众望,出手把一个与Corleone家族交情匪浅的生意合伙人的鼻子给打歪了,于是被人拎到了Michael的面前。

他狼狈地站着,因为和人打斗而挂了彩,鼻青脸肿。传说中的Michael坐在扶手椅里,灯光不明不暗,褐色窗帘拉上了一半,Michael的脸逆着光,细细地将他打量着,Vincent忽然有种被他的目光困住的感觉,动弹不得,他看到Michael轻轻牵动起唇角,问他:“叫什么名字?”

“Vincent。”他说,预备着Michael随时让人把他扔到小巷子里揍上一顿,或者干脆一枪解决了他,那些传说的故事里,Corleone就是这么对待伤害他们家族荣耀的人的。

Michael轻轻敲打着手指,似乎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稔,一时又想不起来,所以陷入了回忆之中。Vincent看到他思索的模样,不知为何,忽觉口干舌燥,此时此刻,Michael的脑子里正在想着关于他的事,回忆着曾经在人生的哪一段时间哪一刻里听说过他,想到这里,Vincent觉得热血上涌,下意识舔了舔干裂的唇。

可惜Michael没有回忆起来,他只能又问:“姓什么?”

这个问题一下子刺伤了Vincent,他扭过头,“没有姓。”答得果决干脆。姓氏对他而言是件奢侈品,那个以C字打头的单词多么贵重,染着血沾着光,熠熠生辉,耀进别人眼睛里,即便是警察法官,都未敢直视。Vincent讥讽地想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可不敢缀在名字的后面。

有人走过去,俯下身对Michael耳语了几句,然后Vincent看到Michael眼睛的浅光略微闪烁了一下,他被记起来了,通过旁人的提示,多有趣,真应该感谢这个人,让伟大的Michael知道,眼前这个狼狈的家伙,身体里多少和他流着相似的血。

“为什么打人?”Michael问他。

Vincent当然不会说因为那像猪一样的家伙恶心地向他母亲献殷勤,企图把他母亲弄到手,他只是耸耸肩,故作轻松地回答:“看不顺眼,我乐意。”

Michael看了他一会儿,Vincent要承认他的目光十分深邃有力,让人忍不住有后退的冲动。

“以后不准随便动手打人。”

不准?

若是哪个人敢当着Vincent的面这样对他说,Vincent必然是要大笑的,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人能够管住他。但是这个人是Michael,那是有些不一样的,究竟哪里不一样,Vincent自己也没有弄明白。

Michael让人把他带出去,随后吩咐了人照看好Vincent,还有他的母亲,再着手收拾Vincent留下的烂摊子。

他已经开始庇护Vincent,但是这些Vincent都不知道。

离开办公室,Vincent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觉得大街上闪烁的灯光有些不真实。

他今天见到了传说中的Michael Corleone。

黑暗家族的主宰。

西西里的神。


三、

Vincent又闯祸了。Vincent又打架了。Vincent被休学了。

Michael正脱下西装,松了松灰色领带,耳朵里全部是关于Vincent糟糕的事情,最后有人总结了一句:“冲动妄为,和他父亲一样。”

Michael手指一顿,看了那人一眼,这眼神多少叫人心慌,Michael自己不觉得,旁人是害怕的,立刻把手放在心口,垂头对教父说抱歉。Michael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这话让他想起了Sonny,他的大哥。

Tom Hagen抄着手,问他:“Mike,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Michael并不同意刚才那个人的话,没错,Vincent冲动妄为,但不愚蠢,至少现在Michael就发现了他身上的一个优点,他笑了一笑,“把暗中照看Vincent的人都撤走就行了。”

Tom挑了挑眉,“你觉得他是因为这个?”

“没错。”

“……幼稚。”Tom用了这两个字。

Michael站在窗前,和Tom的想法一样,没错,幼稚。

幼稚的Vincent仍旧穿着一身松垮垮的衣服,搂着新交的女朋友,和三两狐朋狗友穿梭在纽约的街头,十足的小混混模样。

“Vincent,你见到他了?真的见到了?所以那个传说中伟大的Michael是什么样子?嗯?”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发问,表示出了强烈的好奇心,还有些嫉妒,Vincent见到了西西里的上帝,而且还全身而退了,简直像天方夜谭。

Vincent却只是敷衍地说了几个字:“还行吧。”他不愿意多说,也不想让人知道关于那场会面更多的细节,他隐秘地想,那应该是只属于他和Michael Corleone的。

身边的人不免兴致缺缺,于是三言两语地描绘起Michael大致应该是什么样子。Vincent听着觉得好笑,其实Michael的长相干净而秀气,是属于漂亮那一类的,Vincent从来没用漂亮来形容过一个男人,但是放在Micheal身上,他觉得挺恰当。

Vincent叼着嘴里的烟,四面八方都瞟了几眼,街角没有人跟着,那些竖着领子戴着礼帽的家伙这些天没有再尾随他,他知道那些人是Michael派来的,至于动机,他觉得应该是好的,但就因为是好的,更让他生气。

他不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他能保护好自己,难道在Michael眼里,他还是个需要有人看顾的孩子?Vincent有些生气,他向来不是个能把火气憋住的人,所以他又闯祸了,然后被学校扫地出门,母亲还为此对他大发了脾气,他却觉得挺痛快。

那些黑衣服的家伙应该会把这些告诉Michael的,他想,嘴角止不住上扬。

但是事情和Vincent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他没有再被拎到Michael面前,甚至那些尾随他的人也都消失了,好像Michael已经失去了对他的兴趣。

于是他的痛快就变成了不痛快。

Vincent在心里咒骂了一声,猛地吸了口嘴里的烟。

Fuck Michael Corleone。


四、

“西装,领带,一样都不能少,尤其别忘了带上你的绅士风度。”

Connie说到这句话的时候,Vincent终于忍不住笑了,然后一把扯开已经系好的领带,转过头对Connie嬉皮笑脸地说:“不如杀了我简单点。”

Connie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摊了摊手,“如果你敢把你那一套带到家族聚会上去,我保证一定会杀了你。”

“那我还是不去的好。”

“那我会现在就把你杀了。”

“喂……”

Connie叹了口气,露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Vincent,你难道打算一辈子都在街头混吗?你好歹是……我们的一员,”Connie到底没用那个姓氏,她看到Vincent没心没肺地笑了笑,好像对她的停顿并无所谓,“你该结识一些对你将来有用的人,最好能让Michael为你安排一个好的位置,我会跟他说的。所以,你必须去。”

Vincent把领带重新系好,然后说他会听她的话的,Connie总算露出了一点笑意。

Vincent看着镜子里自己西装笔挺的模样,像看一个陌生的人。

他对Connie撒谎了,他并没有不想去Michael的聚会,事实正好相反。

他甚至是,有点惦念。


聚会并没有什么特别,还有些无趣,不过是些身着西装的人来来去去,Connie还在一旁跟他说这是谁那是谁,每一个人的身份都大得能让一个街头小混混吓死,让Vincent有种掌握着整个纽约经济命脉的人都来了的错觉。

但是很快Vincent就没兴趣再去听Connie说话了,他的视线放到了人群中心的Michael身上,他和每一个走到他身边的人说话,然后微笑,笑容并不深刻,只蔓延到嘴角,进不到眼睛里,其余的时刻,仍旧是那副稍显冷峻的表情,有时候因为身高的原因,他会微仰起头,Vincent觉得他还是坐着好,毕竟坐着的时候是看不出身高的。Vincent被这个念头逗笑了。

一直到音乐响起大家跟着节奏跳舞唱歌的时候聚会才算有了点高潮的味道。但是Vincent已经没了多大的兴趣,所以他只是喝着酒咀嚼着嘴巴里的食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饿了是来蹭饭的,直到Connie把他拉到Michael面前,他嘴巴里的酒精味还没有散去。

Vincent每次回想到Michael,与之相伴的必然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而Michael就处于黑暗的中心,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个人的身上始终有挥散不去的阴郁深沉,不属于阳光,独黑暗与之亲密。

后来Vincent想,这大概和他每次见到Michael的场景有关,总是在不大的房间里,面对着面,光线永远不甚清晰。

Michael听完了Connie的絮叨,他抬头审视Vincent,“我需要律师,不需要打手,尤其是控制不住自己拳头的打手。”

“他会改的,”Connie说,为他辩驳,“有时候事情不完全是Vincent的错,对方也有问题。”她说完冲着Vincent挤眉弄眼,想让那小子说些好听的话,Vincent没做过这方面的训练,他不会讨好,他只是看着Michael的眼睛,最后说道:“不会再这样了。”

“什么?”Connie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

Vincent耸耸肩,“不会再随便动手了,我保证。”

Connie像没料到他会这样说,连坐在一旁的Tom都有些惊讶,军师笑了笑,“可是上次Mike告诫你,你还是违反了。”

“上次我又没有答应,”Vincent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次我答应了,答应了就不会再违反。”

于是所有人都看向Michael,等着他的回答。

后面的事情就变成了水到渠成,Vincent得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为家族做事,一个不大不小的位置,还挨不到Michael身边,只能算作历练。Connie已经很满意,给Vincent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表示这一次他做得很好。

Vincent退出了房间,在他关上门之前,他看到Michael闭起眼睛,手撑在额头轻轻揉着,然后再度睁眼。

只是刹那,却是Vincent第一次窥见Michael的疲惫。


五、

在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荡日子就这样结束,在别人眼里,Vincent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相反,他还做的挺不错,冲动大胆这一性格如果把握恰当就会变成优点,让人敬畏,尤其在Corleone家族里,软弱中庸不能让你得到尊重,有时候需要Vincent骨子里的张扬。

大家不由得又佩服起Michael看人的眼光,于是把传说中的Michael更加传说化。

这似乎是所有没办法企及光芒之人的本能,尤其在家族这种中等偏下的位置里,大家都为Michael Corleone做事,但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或者接触过Michael,那样一个人,似乎是需要仰视的,仰视过后伟大的人变得更伟大,崇拜的人会更崇拜,这种不由自主地想要追随强者的念头,每个人都有。

闲暇之时,大家喜欢和Vincent谈论Michael,大概是因为Vincent特殊的身份。

“你父亲的逝世让他很难过。”有人会抽着一根烟,在暮色四合之时,遗憾地对Vincent说。

其实谁都不知道Michael有没有难过,大家只是这样理所当然的以为。

Vincent通常不说话,安静地听对方把那些烟熏火燎的陈年旧事,一桩桩说给他听。

五大家族的厮杀,Vito Corleone阁下与Sonny的死,Fredo的死,复仇,爆炸,背叛。

那些故事始终绕不开这些字眼,本应该弥漫着血腥气,却因为年长日久,显得斑驳堪堪,犹如一块陈旧的血迹,不再鲜艳,只余暗沉的颜色。

Vincent的沉默总会让说故事的人提前结束这场单方面的对话,久而久之大家以为他不喜欢听,也就不说。

有时候Vincent会独自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关于Michael的故事,身体里会升起奇特的欲望,热切到让他心脏跳快。

他把Micheal置于那些他未曾经历过的事情当中,想象着当时他说话的样子,甚至是开枪杀人时他举起枪来的姿态,每想象一分,他的欲望就更加深切,陷在床褥里的脸轻轻仰起,随后达到生理上的高潮。

他喘着气,苍白的无力感将他困住,就好像Michael深邃阴郁的眼神。


六、

用一个词来形容Michael,什么比较恰当?

伟大。有人说,引起一阵嗤笑,真没创意。

有头脑。智慧。依然是这些已经被歌颂烂了的泛泛之词。

残忍。六亲不认。有人在心底隐秘地想,但不会宣之于口。

其实完全没有那么复杂。Vincent觉得,就孤独吧,最适合他了。他没说出口,别人听到恐怕是要笑的。但是Vincent就是如此强烈的感受到,Michael身上这种莫名其妙无法言说的孤独。

再一次和Michael说话已经过去一段挺长的时间,Vincent一步步地提升着自己在家族里的地位,直到Tom向Michael说起Vincent时开始带着赞赏的语气。

“让我为你做事。”Vincent站在Michael面前对他这样说。

Michael轻微地扬起眉梢,“你一直都在为我做事。”

“我是说,更近的,让我跟在你身边,当做学习。”

Michael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大家开始看到Michael的身边有Vincent的存在,一开始有些不协调,大家看到Vincent总是想到Sonny,很像,不是指五官,而是性格,但是久而久之,发现还是有些区别的,Vincent的能力比之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之后,又发生了些什么。Vincent说不清,那些事情纠葛着,关于利益,关于家族,错综复杂,一直到Tom Hagen也离开了,有些东西蓦然空了,孤独变得更加孤独。

Vincent就这样站在离Michael最近的地方,自始至终注视着他,如一出默剧,他是唯一观众。

有那么一次,Michael一个人坐在椅子里,整个房间没有开灯,他陷在重叠的阴影里,手指搭在额头,是他一贯的动作,闭着眼睛均匀地呼吸。Vincent走进去的时候几乎以为这个房间是空的。

Vincent没有叫醒他,一直到Michael轻轻睁开眼睛,Vincent才发现原来他并未睡去,过了一会儿,Michael说了四个字:“永无止境。”

有那么一刻,Vincent觉得他在呓语,或者是生病了。

Vincent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Michael这时候看向他,“台词,”他这样告诉Vincent,说了一出有名的意大利歌舞剧的名字,“最后一句台词就是这个。”

“是么。”很久,Vincent词汇贫乏地用这两个字结束了这场奇怪的对话。


七、

“永远别让别人知道你心中所想。”

“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不要说不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

“我知道了。”

通常在Vincent不知道该怎么去做的时候,Michael会明确的指出一条道路,告诫他不要犯错,他会点头然后记在心里。

但是这一次,Michael转过头,目光带着束缚感压住Vincent,“你不知道,”他说,语气有一种刺入肌肤的冷意,“离开Mary。”

Vincnet吞咽了一下喉咙,在Michael的目光下不自在起来,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惨淡的可笑。

女人是好的,性爱也是好的。Vincent从不压抑欲望。

至于Mary,当然也挺好。天真,美丽,开朗,带一点小小的狡黠。

血缘至亲,却与Michael截然不同的性格。他曾经想,拥抱着Mary的感觉,会不会和拥抱Michael相同。他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却还是伸出手接受了Mary自小对他的仰慕与喜欢。

这是禁忌,但无法拒绝,身体里属于Corleone的血液在叫嚣,他一度想把Mary当做生命的一部分,让他心底空掉了的那一块能够被填满。

但是等Michael用这样的目光看定他,开口让他离开Mary的时候,Vincent发现Mary并未填满他的生命,相反,那个空洞的地方正在无止境的扩大。

“Vincent,你要知道,人生需要抉择。”Michael留下这句话,不停在他耳膜里跳跃着鼓动。

抉择。

是选Mary还是Corleone。前者有温暖的体温可以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微笑,后者是一个符号,即便万众仰慕却比海水还要冰凉。

曾经的Michael做过同样的抉择。是选自己的人生还是Corleone。Michael选了后者,所以他陷在了无边的阴影里,纠缠在永远弄不清的生意和危险之中,等待着死神挥起镰刀将一切结束。

现在轮到Vincent。

做抉择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尤其当你知道无路可退的时候。Vincent忍不住想,Michael如果不选择后者,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他想象不出,也许是因为他从未见过曾经的Michael。只有照片会透露一点过往的秘密。照片里的Michael穿着一身陆军军装,相当年轻,脸上的笑意仍旧是淡淡的,却能够进到眼睛里。

细微的差别,也就如此。


八、

Michael让Vincent做的抉择,结果上天帮他做了。

Mary死了,子弹射向的是Michael,却最终带走了Mary的生命,她倒在了Michael的怀里。

Vincent看到Michael不可抑止的悲伤,世界仿佛在刹那猝然粉碎。他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觉得无比的冷。

曾经,Michael不遗余力地想把家族改头换面,当有人察觉到他的用意,那些人或者沉默了,或者发怒了,当初那个毫不留情地将四大家族铲除的人,如今想把Corleone带上正轨。不可思议。

然而终Michael一生,他都并未成功。

Vincent以前游荡在街头,混迹于这个世界的底层,深知什么叫做弱肉强食。有时候不需要去责怪暴力,因为拳头真的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这是不变的至理。

当然Michael没有举起拳头,他只举枪,枪口所指之处,必然流血,必然有死亡。

于是Michael的用心最终败倒在这世上不变的至理之下,他再一次拿起枪,把一场利益的纠葛画上休止符。

也许阴影只能与黑暗相伴,这是Corleone家族无法改变的命运。

但是上帝也是公平的,Corleone已经沾了那么多人的死亡。

所以枪响了,这一次带走的,是Mary Corleone。

杀人者,人恒杀之。


九、

曾经的Vincent从不去想死亡,他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去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在的Vincent也依旧不去想死亡,因为发现死亡原来离自己不是很远,越想越不可估计。

过了一段时间,Vincent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他处在了家族的中心,Michael回到了西西里,离去前亲自把那个以C字打头的姓氏还给了他,从此他不再是Vincent Mancini,而是Vincent Corleone。

唇齿念过的时候,还留一点冰冷的意味。

Michael退出了这场权利的更迭,退出了那些弥漫着血味与雾霭重重的故事。

但是Vincent却不止一次的想念他,此刻的Michael也许坐在阳光底下,一张椅子,一个人,身边还有一只流浪狗,黑色礼帽遮挡住了阳光,帽子下的眼睛依旧深邃难言。

Vincent正想着他可以找一个时间,去看他。然后上帝又帮了他一把,让他得偿所愿地看到了Michael,只不过是在葬礼上。

身着黑色西装的吊唁者上前鲜花,把花朵抛向沉重的棺椁,Michael安静地躺在里面,看上去无比安详。

伟大的Michael。残忍的Michael。孤独的Michael。

Vincent有一度的恍惚,无法将那个处在阴影里的人和现在躺在棺材里的人联系在一起,那些久违了的空洞感再次袭来,无止境地朝四肢百骸延伸,将他整个人吞噬。

原来这就是结局,属于Michael的结局,将来也会属于他,属于这世上的千千万万人。

风是和煦的,吹拂过Vincent脸庞,他放在口袋里的手禁不住地颤抖,旁人看不到,也不该看到,教父的软弱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可窥见。

年少之时他极尽张扬之能事,决不叫自己吃亏,认为拳头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个公平。

现在他知道,这世上从未有什么公平,若一定要有,也只是一样。

死亡便是唯独的公平。


十、

现在,Vincent站在了那间曾经属于Michael的办公室里,陈设未变,他穿着一身匀称的黑色西服,轻轻靠在办公桌前,微垂着头,阴影覆盖了他一半的脸颊,家族的元老们走上前,执起他的右手亲吻在手背,唤他Corleone阁下,以示臣服与尊重。

Vincent抬起了头,面前的门正缓缓阖上,在愈发渺小的缝隙间,他恍然间仿佛看到Michael熟悉的身影,和他一样,穿着西服,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倚靠着墙壁,偏头与他对望,眼睛里是一泓无边的黑暗。

永无止境。

Vincent看到他无声的对自己说这四个字,带着讽刺遗憾又有些悲哀的笑。

门阖上了,把一切阻挡在外面。Vincent低下头,轻轻斜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与Michael相同的笑。

没错,永无止境。


End

评论
热度(86)
  1. The Misfits苏未寒 转载了此文字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