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AC3】脑洞文x3

可爱的一群 “反派”,难得一见的角度呢,甜蜜中略带感伤

爱尽不言:

动物AU片段+查尔斯·李的自述+雅痞与军痞的简单相加

CP:威廉·强森x汤玛斯·希基、海尔森·肯威x查尔斯·李

          攻受无差!


玩AC3的时候被反派男团深深地圈了粉……然后一交流才发现自己站进了一人圈……各种求同好!强森是那个红色大衣蔚蓝眼睛的学者,一双眼睛仿佛无时无刻不在笑,他身边的保镖是声音沙哑行为不羁的希基,算得上是真性情,也自动地把自己划归到坏人的行列里——无论他们做的到底是什么,他都不会是个好人。一个神秘莫测状似无害的学者和这么一个强悍型的主儿的搭配多萌啊!还有站错队误终身的李子多萌啊!撒娇打滚求同萌呜呜呜!

------------------------------------------------------------------------

动物AU片段

CP:威廉·强森x汤玛斯·希基、海尔森·肯威x查尔斯·李

大屯长海参不是海参,而是一只大棕熊。小棕熊康纳被忙得飞起的大棕熊海参扔给他的狐朋狗友比如红狐狸强森先生(简称强生?)学知识,好奇地仰着脸儿打听希基豺(和强森的关系):“……希基先生呢?他们都说他是一个恶棍,但他一直跟着您,也像您一样博学吗?”
“不。他就是一个恶棍,十足的恶棍。”红狐狸笑了,虽然他不笑的时候非常非常少。
“那…?????”小棕熊满脑袋的问号。
“但是我爱他。”强森先生笑得眼都眯起来,尾巴尖扫过小棕熊脑门:“好了让我们看看老狼查尔斯对好奇宝宝有什么想法。”
查尔斯·李(从后门进来抬起前爪揉揉眉心):“说真的威廉你能不能不这么爱炫耀作为一头孤狼我要瞎了要瞎了……”
康纳:“可是李先生还有爸爸呀?”
查尔斯·李:“对你爸回来了我下面给他吃。牛肉面。”


【乱入】
汤玛斯·希基:“那明明就是狼肉面吧查尔斯。”
威廉·强森:“噢希基海参他儿子还在这儿呢你够了。”
查尔斯·李:“牛肉面!希基你这匹野豺你以为像你和强森那些花样%$#@&……”
威廉·强森:“查尔斯你怎么也xxx你俩都xxx闭嘴xxxxxxx……”
$%#@#&……
康纳(转身小跑着出去):“大人们真是烦死了我还是去抓小鱼吧让爸爸看看我的本事……”

-------------------------------------------------------------------------


查尔斯·李的自述

CP:海尔森·肯威x查尔斯·李


我叫查尔斯·李。我真傻,真的,我单以为只要勤奋、刻苦、聪明,就一定能占得主角地位,再不济我抱着主角大腿也可以有一展宏图的时候,我真傻。我单知道那个人在海上九死一生乘风破浪来到新大陆做任务,跟着他跑前跑后,集齐了指挥官、外交官兼智慧大师、辅助、窃贼、还有我这个全能男二,组成一个标准的主角团(我们甚至得到了富兰克林的加持!),占尽先机我就能在历史上写下伟光正的一笔,可是他妈的那个海参给我戴戒指的时候说的是什么!?!?!?愿认知之父————??!!!
我真傻,真的,我不知道原来他已经叛变,我也只好跟着叛变,不然就是死。说不定我们能扭转乾坤呢?毕竟我们有主角有的一切——
对了,海参给我戴的戒指是刚从他前妻……呸,前兄弟手上撸下来的,要不是他说给我重新打一个我就把他从床上踹下去(虽然不一定踹得动)。
海参不在的时候我们老哥们儿四个一起去打猎,谈判谈不下来真是烦死了。抓到个小孩吓唬吓唬让他去带个话,心情不好脸上也就凶了点。结果这小孩蛮有意思,还问我名字说要找我,是个好苗子啊。行啊以后找到爷爷就教你本事。什么你说他是海参的儿子——?不可能啦海参连妓院都不去闲下来就在我的床上赖着。


我真傻,到头来,兄弟一个一个都死了,我就知道,我们脑袋上那圈不是主角光环,那是反派光环。
海参很长时间没有以大团长的身份和语气命令我派我去做什么了,临走听他信誓旦旦地说不会有事,那个混蛋。我一生在两件事上疏忽了,一件是一开始选择跟随他,另一件是这次离开他。可是我到底还是辜负了他,这是命,但他不会怪我的,他要是敢,我就让博美小乖们咬他丫的。
那傻小子还真是海参他儿子。有什么关系,海参还不是选择了我,我们到死没有背叛过自己的心,除了叛变的丘奇,我们走也都走得从容体面。
值了。


----------------------------------------------------------------------------


雅痞和军痞的简单相加

CP:威廉·强森x汤玛斯·希基


1.
深夜被房间里的响动惊醒,对谁来说都算不上是什么好经历。
“抬起手。”破锣一样沙哑独特的声音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希基。”强森睁开眼,把双手举到耳旁手掌摊平向上。床边他的(前勤务兵)端着长枪,用刺刀和枪口对着他。
月光在刀尖上跳舞。
“为什么?”
“你知道我这个人,有利就做。”希基亮出一口乱七八糟的白牙,黑漆漆的枪口直指强森的脑门,但是紧张的样子从强森脸上慢慢消解了。这个男人的眼睛天生是会笑的,希基想,他笑得可真让人心烦意乱。
强森晃一晃抬起的左手,示意自己手里什么都没有,也不打算玩什么花样。同时他蔚蓝的眼睛直盯着眼前的军痞:“我也可以给你利,还能让你快活。”
“你不可能给得比他高……”希基的话突然打住了,他紧绷着嘴角,全身戒备。而强森的左手一路慢慢向下,拎着被单一角向外打开。希基的刺刀尖再往前进一英寸就能扎进他的肋窝,更别说刺刀下就是枪口。
——床上确实什么都没有。
——除了成年白种男人匀称的上半身,刚好有一点体毛在下半截被单下若隐若现。
——强森蓝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他仰着脸,明明是人枪下的猎物,却让希基觉得自己才是被狐狸盯上的野兔。强森的嘴唇开合,他说:
“的确,我至多只能给你和他一样多的钱,但是,再加一个我怎么样?”
去他妈的,老子才不是野兔。
希基把枪扔到地上,用行动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此处应有肉,不定期补完?】


其实,强森问的,不是希基为什么要来杀他,而是问希基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一枪崩了他。
但是强森再也没问过,他是个聪明人。而且,问了希基恐怕也不会给什么正经答案。
这个问题早已失去意义。强森把希基霸道的手臂从自己胸膛上搬下去,转而一边问自己为什么还不在他打鼾的时候掐死他,一边闭上眼睛。
他实在是太困了。


2.
“我跟你去。”
希基大大咧咧横在椅子上,像所有时候一样抬着下巴尖对着人。
强森合上要随身带的行李箱:“不用,我一个人去。”
查尔斯在房间里踱步,思考每一个细节,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坐在一起了。尽管如此海尔森还在堡垒里视察和指挥,可能会晚一点才能过来。
希基灌下一大杯啤酒,舔舔嘴唇:“我只要一匹马就行,强森,你不能一个人去交易。茶叶那事就是一个警告……”
“你有你的任务。”他的话被打断了,强森严肃地看他。“你要接近华盛顿,去给他当保镖,他给你的待遇不会差的。我们必须有个足够可靠的人在他身边,为了查尔斯,也为了我们自己。”然后笑又重新回到他眼睛里,红衣男人样子柔和下来叹了口气:“再说,要取得那些原住民的信任已经够难了,让他们理解我们什么的……你要是跟着去了,那些人一准更要以为我们是去抢劫的。”
查尔斯在一边笑出声来。他摇摇头,看着一站一坐的主仆俩,张张嘴觉得喉咙有点哽:“让他去,希基。”


希基没有再说什么,直到三个人站起来,互致“愿认知之父指引我们”。
查尔斯是要带着希基走的,他大步走在前面,而强森搭着希基的肩膀,把他们送到门口。希基却在这个时候转身把他按在了门板上:
“你要我换个老板,是不是?”
强森看着他,点点头:“给你钱,你就做,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吗?”语气是近乎残酷地开着玩笑,他希望希基像往常一样把这话接过去,放开他然后转身跟查尔斯离开。
但是希基眯着眼一直盯着他。“不会有人能像你一样给我我要的。”他粗暴地在强森嘴唇上啃咬,舌尖放肆地深入。之后他们分开,额头相抵,强森闭着眼叹息着说:“是的,不会有人。但,是我让你去的,我还是你的老板,你的工钱我还会照付。”
“我知道了。”他们没有沉默很长时间,希基的声音较之往常更加黯然。但他依然还是个军人,转身的动作干脆利落。查尔斯骑着马在路边专心研究哪种草是马能吃的,看到希基朝他过去,点点头示意。



谈判还是没有成功,希基也没有拿到他被允诺的工钱,都因为强森变成了一具尸体。
事实上,他们没有人见到强森的尸体。海尔森很担心希基会做出什么事来,而希基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赶他们走,他把啤酒杯砸到墙上,搂着两个女招待肆无忌惮地亲吻。
之后他消失了一阵子。海尔森和查尔斯都找不到他,加上各种缠身的事务,也没人有这个美国时间去找他。
市场上假币流通起来的时候,华盛顿身边的保镖希基又出现了。当时忙于防务和外交的海尔森很高兴见到他一切如常,强森死后一下子多出不少事,他实在不想希基再给他添乱。查尔斯不太愿意用康纳的事打扰海尔森,而希基当然没什么意见。


“今天死的人一定不是我,但你就不一定了。”
对比青年男人的一脸正义凛然,希基眯着眼笑得像个破风箱:不论是你死还是我死,我都不亏。活着的时候有钱拿,有酒喝,死了能见到那个老狐狸,我都不亏。


他是恶人相做得最足的一个,在康纳的眼中看到利益至上可悲空虚的自己。可是我也有始终不曾背弃过,我也有谁也换不走的利——但这些,就没必要再说了。


汤玛斯·希基,死时双手放于胸膛,面容平静,比他一辈子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像一个军人。

-------------------------------------------------------------------------

感谢你的食用和喜欢!(虽然大概根本没人看得到……)


评论
热度(9)
  1. 爱喝玛奇朵的猫爱尽不言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的一群 “反派”,难得一见的角度呢,甜蜜中略带感伤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