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一些刺客3的Conhayth短文(3/?)

简直超级大礼包啊。感谢lo主!

冬暖夏凉:

因为是丧失CP(。所以不每篇单独发了,如果以后又写了他们俩的文章也更新在这里!

有Haytham/Connor,也有亲情向,以后可能也会写Connor/Haytham吧但暂时是没有的~

避免误伤CP和概述会在每篇前说明...Have Fun!

===


概述:Haytham生日的故事...

备注:是篇Haytham/Connor!


纪念日


Haytham对于推开书房门发现里面有个刺客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他开始反思自己对刺客的容忍度似乎越来越高。

起初是缘于他们有着共同目标所以达成了奇妙的合作关系,为方便联络,Haytham会留下书房的窗,虚掩着不上锁。而随着相处时光的推移,Connor也从一开始的拘谨,到后来更为放松地以客人自居——吃掉Haytham的茶点或是摆弄、更多地是搞乱Haytham的西洋棋盘。

而现在,别说拘谨了,Connor已经以主人自居了。Haytham时常推开门发现刺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看书桌上的书信文件。

“这种行为很无礼。”Haytham说着回身关上书房的门,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像一位管教无方的父亲,也许事实上他确实是?“偷看信件的行为即使是对你来说也太过无礼了。”

“信件被打开摊开放在桌面上不叫‘偷看’。”Connor辩解道。

Haytham来到书桌前,瞥了眼桌上摊开的信纸,“起来。”

Connor不情愿地从位置上站起来,在一边默默看着座位原本的主人坐下,开始整理书桌上的信件。

“所以...”Connor有点犹豫地开口,“今天是你的生日?”

“如果这些祝贺信以及卡片写得没错,我想是的。”Haytham说着将它们都放进抽屉里,期间抬起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刺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Connor。”

“是你说,查清地下道那具尸体的身份后来找你的!”Connor对Haytham的健忘有点不满,不知父亲是不是故意忽视他。

“好吧。那你查清了吗?”

“当然。尸体是一支雇佣兵的首领,我想多半是仇杀。”

然而另一位圣殿大团长显然认为这其中还有阴谋,“仇杀不会把目标衣服扒掉扔到地下道假装无名尸。”Haytham说着抬起头,“顺便问一句,你查出是哪一支雇佣兵了吗?”

“当然!是黑森雇佣兵。”Connor想尽量表现得不那么像个急于得到父亲认可的小孩,可惜未能成功。见对方皱起眉头陷入沉思,才发现话题已经完全被Haytham带偏,“为什么你不想谈论你的生日?”

“这没什么好谈论的。”Haytham抬头,迅速回答,“我不庆祝生日。”

“为什么?”

“你以为我几岁了?五岁吗?”

Connor张开嘴,却欲言又止。他不明白自己没有恶意的询问为何招来Haytham如此暴躁的回应。若是从前,必定引来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接着不欢而散。

但现在不一样了。正如Haytham习惯了Connor会突然出现在他的书房,占用书桌就好像是自己的一样;Connor也不再是从前,面对父亲总是急于愤怒。他知道父亲更多地将真实想法隐藏在刻薄的话语下,除了争吵外,Connor也懂得了循循善诱。

他看向书房另一端,待客的沙发和茶几,“可是...”Connor瞄了一眼Haytham,轻声开口,“在我看来这完全不像是‘不庆祝’的样子……”

茶几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盒,缤纷的包装彩纸和书房的气氛格格不入。

“都是教团的圣殿骑士送来的礼物。”Haytham的语气有点无奈。

“看来在庆祝生日上,你们圣殿骑士和兄弟会的方式完全不一样。”Connor耸了耸肩,“有一次我过生日,Achilles带我爬到一个山顶说这就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充满哲学思想的礼物。”Haytham讥讽道。停顿了片刻,接着说,“你可以帮我拆开这些礼物,如果你想的话-”后半句还没说完,Connor已经像个好奇心旺盛的小孩行动了起来。

Connor挑了一个最大的盒子开始。里面是一把精致的西洋剑,华丽的剑柄让他确信这只能拿来摆设。接着他又选了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对漂亮的宝石——Connor不知道男人也需要宝石?Haytham解释说这是用来固定袖口,但Connor兴趣缺缺地把华贵宝石放到一边。

“这是从伦敦寄来的。”Connor拿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方盒,看着上面附带的信封说。盒子包装朴素得几乎不像是礼物,只用了棕色牛皮纸裹起来。Connor将它拆开——

“是巧克力。”

与先前拆出的那些贵重物品截然不同,青年人好奇甜品背后的寓意。

“把信封给我。”Haytham命令道。

Connor回头看向父亲,Haytham的神情有点急切,于是他将信封递给对方。Haytham迅速拿出里面的卡片,飞快地阅读内容,总是皱着的眉头竟然舒展开。接着Haytham将卡片重新塞回信封里收好。

Connor又低头看向手中的盒子,“以前Achilles让我去镇上买东西,我总是省下坐马车的钱...”他回忆起小时候的蠢事,“然后偷偷去买巧克力……你笑什么!”Connor应该知道分享蠢事总会被嘲笑。

可Haytham笑着摇了摇头,“不,我只想起,在我小时候,也对巧克力乐此不疲。”

Connor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他难以想象Haytham小时候的样子。在他看来,Haytham天生就是这么趾高气昂母语便是冷嘲热讽——他从没想过Haytham也会是一个爱吃甜食的小孩子。

似乎是听到了Connor心中的反对声,Haytham继续说,“为此,在我八岁生日时,父亲还特地带我们去巧克力屋庆祝。”

“那很温馨…”Connor说着,从盒子里拿起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和他记忆中在杂货店偷偷买下的甜腻味道不太一样,反而有些苦,但含在嘴里化开后又味道香醇。

“一年后,在我九岁的前一个晚上,父亲被杀了。”Haytham平静地叙述,“因此我不再庆祝生日了。”

所以这就是原因。Connor并不惊讶,他早就猜想到——他总能看出他人缅怀逝者的神情。然而真正听到Haytham亲口说出,残酷的话语依旧牵动他的内心。

“我很抱歉...”

Haytham看向年轻人,接着微微颌首表示感谢。Connor将那盒从伦敦漂洋过海来到他手里的巧克力递到父亲面前,“不尝尝吗?”

Haytham笑了,“我已经远远过了那个年纪了。”他低垂眉目难得温柔地望向Connor,“你代替我尝一尝吧。”

Connor又拿起一块放进嘴里,于此同时,Haytham回到书桌旁将卡片收好。大团长回到原先那具可疑尸体的话题,发表了一堆Connor根本没去在意的看法,最后决定亲自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Haytham打开书房门,“可以出发了吗?还是要等你享用完你的甜品?”方才的温情从他脸上褪去,Haytham又回到平日那个百般挑剔在Connor看来眉目可憎的圣殿骑士。

原本Connor想告诉他,巧克力的味道很好,但他改变主意了。

Connor大步上前,走向立在门边的Haytham,伸手握住Haytham放在门把手上的那只,接着闭上眼睛亲了上去。

被突袭的Haytham不免震惊,但很快接受了这个吻,伸手捧住Connor的脸颊。一般来说,与刺客的接吻总是来势汹汹,并且总是伴随一点暴力,可今天Connor没有像幼狼似的急切啃咬一切。Connor安静地,小心翼翼地用舌头邀请、诱惑父亲来品尝,他融化在唇齿间的巧克力的味道。

当他们分开,Connor半睁开眼,还有些呼吸不稳地贴在Haytham唇边轻声问,“好吃吗?”

在Haytham咒骂着关上书房门把Connor按在门板上的同时,年轻人露出得逞的笑,“生日快乐,父亲。”他伸手搂住Haytham的脖子,“对了,你今年多少岁了?”

“五十六,你这个小混蛋。”Haytham说着轻咬了下对方的喉结,满意地感到怀中的身躯一颤。看来雇佣兵被谋杀之谜可以等一等再解决了。


Fin


事实上Haytham没活到56岁生日:)

Haytham生日当天就是12.4开始写的!断断续续写了一周多,工作太忙啦...

文中的巧克力应该是Jenny送的w


===


概述:如果Connor没有成为刺客!(Shay也没有成为圣殿?)

备注:亲情向!没有CP...有一点点Shay出场,但不多,也没CP...


Heathens


“你们的意见达成一致真是难得一见。”

Haytham抬头看向自己书桌前的两名绅士。他多年的好友、教团里忠诚的圣殿骑士Charles,以及他的儿子Connor。

Connor在失去了母亲后一直跟随Haytham,然而和Charles Lee相处的这么多年,关系也并未得到改善。即使得知了那场大火是华盛顿所下的命令,Connor仍然对四岁时威胁并殴打了他的Charles抱有芥蒂。所以他们俩的意见一致,堪称难得一遇。

“难道取回对军队的控制权不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吗,Haytham?”Charles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如果正当手段失败了,我们就该采取非常手段。”

“我怀疑用‘取回’这个词是否准确,其次,控制军队确实重要,”Haytham说,“但在教团内忧外患的时刻,贸然行事十分危险。试想,刚被任命的大陆军总司令遇刺,首先被怀疑的是谁?是身为副司令的你,Charles。这可能会导致整个教团的暴露,所以目前我不允许刺杀华盛顿的行动,必须要等到合适的时机。”

“有这样的时机。”Charles小声说。

Haytham清楚地听到了,“我恳请你再说一遍?”

“他不是圣殿骑士。”Charles看了眼身边沉默的Connor,“由他来执行暗杀的话,不会牵扯到教团。”

Connor跟随在Haytham身边,一直接受父亲的训练长大,但他并未加入教团,也不是一名圣殿骑士。

“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Haytham的语气变得冰冷且危险,“况且,你以为别人不会查出Connor是我的儿子吗。”

“但-”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Haytham打断自己的副手,“我向你保证华盛顿会‘卸任’总司令,只是早晚的问题。”

“希望你能让它早一点,Haytham。”Charles自知无法说服大团长,带着点怒气地告辞然后离开。Connor也不想自讨无趣,准备离开,却被他的父亲叫住。

“我有话要对你说,Connor。”Haytham一边说着一边整理桌面,将书桌中央的信件放到旁边的一叠文件上,接着抬起头看向回到书桌前年轻人。

Connor穿着整套的礼服,被教导遵循绅士礼仪,但Haytham经常感到,他只是被束缚在了这身衣服、或者是这个绅士身份里。实质上,他的野性从未磨灭,那种永不熄灭的光芒依旧闪烁——正如他的母亲一样。

Haytham迅速从自己小小的偏题中回神,站起身,双手背到身后在书桌后踱步,“你记得William Johnson吗?”

“是的,父亲。”Connor回答。

“他被杀了。”

“被杀?”Connor蹙起眉头,他和Johnson的接触着实不多,但他知道Johnson是北美教团创立之初的成员之一。

“根据William的手下描述,他是被一个穿黑色袍子带着兜帽的人杀死的。”

“是刺客?”Connor说完,很快又发现,“可是,兄弟会早已不复存在...”

“是的,而Achilles Davenport不可能做到在William的警备中突围。”Haytham说着看向年轻人,“无论是谁、目的为何,我已经向教团发出警告。在此也提醒你保持警惕,小心行事。”

Connor点了点头。于是Haytham继续,“说到小心行事,”他转过身去从书架上拿出一个盒子,“我有东西要给你。”

Haytham将盒子放在书桌中央,然后打开,里面的武器Connor并不陌生,是一只袖箭。

“我以为袖箭是刺客用的。”

“这只是一个武器。”Haytham说着翻过手臂亮出自己随身佩戴的那只,“如果真的存有‘只有刺客才能使用’的界定,我想你也不是第一个打破它的。”

Connor将袖箭从盒子里取出来,佩戴在自己的右手臂上,转动手腕令剑刃出膛,然后收起,暗自赞叹这确实是一个设计精巧的致命武器。

“谢谢你,父亲。”他抬头道谢,Haytham点头表示接受。Connor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我可以执行华盛顿的暗杀,父亲。”

“我怀疑你刚才根本没有听我对Charles讲的话。”

“我不会暴露教团——如果这是你担心的。我在过去十五年里所有的训练都是为了这一刻。”

面对年轻人自信的目光,Haytham叹气,“我从没训练你去复仇,Connor。”

“是吗。”Connor迅速反问道,“在你付出一切为Edward复仇之后,现在却要教育我放下仇恨吗?”他一鼓作气地说完,紧接着又有点后悔,他知道自己不该提起Haytham的父亲的。

空气变得紧张,Connor可以感到父亲平静的表情下升起的怒火。他的话确实过分,但面对父亲的愠怒Connor依然迎上对方的目光丝毫不退缩。他们都亲眼看着父亲或母亲死在自己面前,Connor认为Haytham应当理解。

“注意你的言辞。” 最后Haytham警告说。

一阵沉默后,Connor冰冷地开口。“既然你已经知道复仇无法令人死而复生,”他直直地望着Haytham的眼睛,“那当年为什么没有保护她。”说完,不等Haytham回答,他转身径直离开了书房。


Connor换下了绅士的礼服,身着兽皮做的猎人套装穿行在开拓地的丛林。他敏捷娴熟地树枝上奔跑跳跃——没有人训练过他这项技能。也许小时候母亲教过他爬树,但平心而论,3、4岁的记忆很多都已经模糊。Connor对自然的适应力似乎与生俱来,至少,他的父亲Haytham对爬树这种事一窍不通,无法教他这些。

想到Haytham。Connor想为自己放下狠话夺门而出的行为道歉,但没有机会。Haytham离开庄园前往波士顿与圣殿骑士们会面,而Connor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也许他该愧疚的不止是失礼行为。那天,在Haytham对Charles强调暗杀华盛顿不可取时,他察觉到书桌中央躺着封相当陈旧的信,看起来至少有上十个年头了,Connor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令Haytham找出了十几年前的书信。

于是在Haytham转身去书架上取出袖箭的盒子时,Connor偷走了那封信。

信是由一位名叫George Monro的圣殿骑士于1757年写给大团长Haytham的。Connor从未听闻过George Monro这个名字,而父亲身边身居要位的圣殿他都认识。无论Monro遭遇了什么,他在教团的故事停留在18年前了。

信的内容是关于一名叫Shay Cormac的刺客,信中说道Shay背叛了兄弟会,转而开始猎杀刺客。Monro提到这一切可能是缘于伊甸圣器,并且写到他在尝试联系Shay。

无论是Shay Cormac的名字,还是伊甸圣器,Connor对它们的了解都非常有限。虽然Connor见过传说中的圣器之一——Haytham给他看过那枚绿色吊坠,还给Connor讲述了自己是如何遇见他母亲的故事。除此之外,Haytham本人对圣器并不热衷,他还是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对殖民地的控制。

Connor攀爬到一颗大树的顶端,用鹰眼视觉检查这片区域。虽然不是教团成员,Connor也拥有自己的情报来源——他心地善良的性格帮助了不少人,而这些人便组成了情报网——最后锁定了这片山谷。

他很快发现目标。事实上,视线里的红色影子之众多很难隐藏,似乎是...一支军队。出乎意料的军队让他有一种预感,Connor朝着目标的方向,不自觉的地加快了速度。

年轻的猎人悄无声息地落在树枝上,距离Connor仅仅十米的下方空地,是两个男人在交谈的身影。Connor屏住呼吸藏身在树叶里,背对着他的是带着黑色兜帽的男人,而男人对面的,正是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

华盛顿为什么会在一支军队的保护下和一名刺客猎人见面?而在Connor理清思路前,反应已经先于思考地拿出了弓箭。他拉满弓弦瞄准那位身处危险还毫不知情的总司令,屏息凝神调整到他最自信的角度。伴随他成长的仇恨就要在此终结,可是——

如果所有的训练不是为了复仇,那又是为了什么?

一个问题闪过他的脑海,令心无旁骛的Connor小小地分神,锁定目标的双眼忽然看到了别的东西。他看见华盛顿手中拿着一张地图,地图上被圈出的区域像一双手扼住了Connor的喉咙。几乎就在他犹豫的瞬间,黑色兜帽的男人回头看向树林,与他目光相对。

Connor一惊,箭矢便划破空气射进了总司令脚边的土地,引起在不远处待命的军队一阵骚动。在军官的发号施令和随之而来的火枪声中,Connor低声咒骂了句,收起弓箭沿着树枝逃离。

按照以往经验,只要Connor保持在空中,军队的人没有什么机会追上他。但见鬼了,今天有个身影死死地追在他身后,Connor意识到那个黑色兜帽的人也娴熟地掌握如何利用树木移动。在丛林中没有机会甩掉的这个追兵,Connor不得不躲进森林边缘的英军堡垒。


曾经驻扎的英军已经撤出,堡垒被废弃。Connor背贴在冰冷的石壁上,努力平稳住自己奔跑过后的呼吸。他目光看向身前,碉堡高高的壁垒在地面的投影把他的影子埋没,一片树叶缓缓从空中飘落在阴影里,Connor望着直线飘摇下落的叶子猛地意识到——根本没有起风。

树叶没有落到地面,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将扑向他。早了一秒的防范令Connor踉跄向前但至少闪开,回身的瞬间,他终于看清黑色兜帽男人的脸。一道疤痕从男人的额头划过眉毛和右眼,与信中对Shay的描述一模一样。

“谁派你来的。”Shay问,不过这似乎是句不期待回答的话,因为他紧接着抬起手,弹出袖箭刺向Connor。

Connor抽出别在腰间的匕首,挡下袖箭的攻击。但Shay抬起另一只弹出袖箭的手,两只袖箭绞住Connor的匕首,一个旋力,将匕首掀到空中,落至地面发出清脆声响。

被缴了械的Connor被对手一把拉住衣领按到墙上,Shay一只手臂死死地抵在Connor的喉咙上,另一只手举起袖箭指着他的脸,“谁派你来的?”这次更像是个问句了。

Connor抿紧嘴唇,Shay以为他被缴械了,但事实上他还有一件武器,藏在兽皮制成的外套下。随着剑刃出鞘的金属声,Shay发出一声闷哼,从容不迫的表情被惊诧取代,他低下头,看见刺入自己腹部的袖箭。

Shay后退了两步,捂住受伤的腹部,他没想到面前这名猎人模样的印第安青年会有袖箭,“所以你是Achilles的人是吧...”他忍住痛露出个扭曲的笑脸,抽出背后的气步枪。

Connor也迅速伸手去拿背后的弓箭,但拉弦上箭不可能超过开枪的速度,他必需先找个掩体。而就在他冲向堡垒围墙的缺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Connor才意识到Shay瞄准的并不是自己。

堆在角落的火药桶被Shay的子弹引燃爆裂,失修的堡垒外墙从缺口开始崩塌,炸裂的石块压向Connor,将他埋于黑暗。

在疼痛和惊恐中,Connor听见崩塌声渐渐平息。Connor感到温热的液体流过自己的脸,那是他自己的血,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哪里受伤了因为全身上下都在痛。疼痛是他唯一保持清醒的原因,Connor清楚地告诉自己不能死在这着,他试图挣扎,但失血令他越来越难挪动身体。

就在意识快要离开时,头顶的石块被移开,Connor眯起眼,一个身影在他上方遮住了阳光。

“Haytham?”

那个身影焦急地俯下身,移走压在他身上的其他石块。在一支手臂终于恢复自由时,Connor伸手拼死抓住Haytham的衣领。

“Shay...我刺伤了他。跟着血迹...”Connor竭尽全力恳求道,“这很重要!”他看见了总司令和刺客猎人的目标,他必须阻止Shay。

“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孩子。”他最后听见Haytham这样说。


Connor在黄昏中醒来,昏昏沉沉的大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他正躺在自己的房间。房间的另一头,Haytham正伏案在他的书桌写着什么。Connor猜想父亲又在记日记。Haytham看起来十分专注,没有察觉到他的醒来,但Connor感到安心,闭上眼睛很快又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Haytham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借着床头的烛光在看书。这次他察觉到了Connor的醒来,目光从书本中抬起。

“父亲。”Connor艰难地开口,长久的昏睡令他声音嘶哑。

“看来你至少没有失忆。”Haytham合起书本,“一块碎石击中了你的脑袋。”

难怪他的头痛得像要炸开了一样,Connor放弃撑起上半身的想法,乖乖躺好。Haytham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他,Connor知道那是父亲太生气了以至于跳过责备他或嘲讽他的阶段。Connor知道自己应该道歉,但犹豫过后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你应该庆幸你的敌人选择了爆炸,否则我无法那么快在森林里定位到你。”Haytham说。

“你们找到Shay了吗?”

“没有。被你刺伤后,Shay藏起来了。”

Haytham对刺客猎人Shay的了解不多,不过这次他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Connor。

Haytham讲道,18年前Shay为了伊甸圣器“先行者之盒”叛变兄弟会。在Shay与刺客发生冲突时,George Monro意外地得到了盒子。George试图与Shay取得联系,不幸的是,刺客先找到了他。刺客杀死了George取回盒子,并将它送离北美。Shay很快跟随盒子离开了美洲,从此再无音讯。

“直到几个月前,我收到巴黎分册大团长的来信,一名刺客在凡尔赛宫被杀-”Haytham最后说,“Shay杀死了那名刺客取回了先行者之盒,然后回来了。Shay第一个找上了William——William对伊甸圣器研究最多。”

为了伊甸圣器。Connor回想起那天——他看见总司令手中的地图,那个被圈出的区域。

“是我的部落。”Connor开口,“我的部落里存在一个伊甸圣器。这就是为什么你遇见的是母亲而不是别人,这也是华盛顿在大火中发现却没能得到的东西-”他早就能预想到,所有线索都在他的眼前,他只是没将它们串起,“我看到了!那天在森林里-”

“够了。”Haytham打断他,“你越界了,Connor,圣器的问题不是你该关心的。”

Connor想反驳,却见Haytham方才温和下来的目光已经不复存在。他的父亲神色严肃凝重,不容他质疑。Connor安静了片刻,接着小声说,“对不起,父亲。”他说着用余光偷偷打量对方的反应。

“你应该感到抱歉。但是,别想用你装可怜的路数让我心软,”Haytham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这其中的危险,现在的你无法想象。”

“我没有装可怜!”Connor抗议道,“我那天不该对你出言不逊。我很抱歉说了那些话,可是——”

Connor忽然停住,不知是否应该重提那天的事。可Haytham在等他说下去,“可是什么?”

“可是,你是为什么而训练我呢?”小时候,Connor以为圣殿骑士是他将来的路,可Haytham训练他,却没有要求他加入教团,“你觉得...我不够优秀,没有资格成为圣殿骑士吗?”

“不-”Haytham立刻否认,他对Connor竟然产生这样的想法感到诧异,也许他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认可。面对Connor的疑惑,Haytham不由得叹气,最终开口,“我训练你是因为你是一个Kenway。”

意料之外的答案令Connor睁大双眼。

“作为一个Kenway,你生来就是要杀人的。我很抱歉,但这流淌在你的血脉里。”Haytham缓缓道,“你拥有过人的天赋和技巧,但你心中信念什么,不应该由我为你选择,Connor。”

而回想自身经历,Haytham从未有过自己选择的机会。Edward是一名刺客,所以他接受刺客训练,后来Edward死了,在Birch的影响下,他又成为了一名圣殿。虽然Haytham认可了圣殿的理念,甚至在得知一切都是Birch的阴谋后依旧忠心于教团,但他不禁会想,如果9岁的那场袭击没有发生,自己又会成为怎样的人?

Haytham深知环境的力量,所以他不希望同样的问题继续发生在Connor身上。

“我决定了。”Connor突然说。

“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决定’?”Haytham皱起眉头,他最不希望的莫过于对方仓促地下了定论,像个急匆匆的莽撞孩子。

“我想要保护我的族人和土地。”他从未有过如此明确的目标——看到部落在地图上被圈出时Connor感到毛骨悚然,火光冲天中的尖叫哭喊在他的记忆里从未模糊——从那一刻起,他就决定了,“复仇无法使母亲死而复生,但这样的悲剧不能再次发生。我要保护我的族人和土地。”

Haytham看见年轻人坚定的目光,昭示着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终于露出欣慰的表情,Haytham柔声说,“那么,我不能作为大团长认同你,但我会永远作为父亲支持你。”

烛光下Connor的眼睛变得明亮,不过,Haytham补充道,“你还是要禁足两个月。”

“什么?!”

“没有讨价还价。”Haytham见躺在床上的青年皱起脸又开始装可怜,果断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会教你袖箭的正确使用。”

也许,Connor还可以再做一段时间的小孩子吧,Haytham想。


Fin


一直感觉Connor和Shay成为刺客/圣殿有点仓促,Shay还好...Connor是真的太仓促!

其实Connor只想保护族人,Shay想保护世界不受圣器祸害,所以Heathens就是无信仰者的意思...

这里面Haytham温柔得很OOC啊?但我觉得,原作里Haytham和Connor短暂接触都父爱大!爆!发!如果是看着Connor长大,肯定超级宠啊?(但也可能是后半段都是我冬至团建喝完假酒之后写的= =)

最后解释一下:Shay取回盒子后回到美国想找到金苹果和Haytham的吊坠,华盛顿想要土地,于是两个人合作搞事情(又黑华盛顿了抱歉...


===


概述:如果Haytham没死也没把日记给Connor,想看看Haytham亲口把日记里的故事讲给Connor听?

备注:是篇Haytham/Connor!


夏日遐想


在夏季最热的日子来临时,Connor邀请Haytham来庄园住上几天。

Achilles已经不在了,Connor成了达文波特庄园的主人,但念在Haytham和Achilles的恩怨,Connor对自己的导师难免心怀愧疚。特别是每天晚上,他们背德的欢愉声响亮在屋内,Connor的负罪感又更重了一点。另一方面,Haytham丝毫不介怀,相反地,某种意义上将从前死敌的学生据为己有令他感到愉快。而且,山间在夏季比城市里凉爽不少,Haytham第一次感到Connor的庄园是个好地方。

然而Connor显然觉得区区几度的温差在这燥热的夏季还不够。

“太热了...”Connor把房间的窗户全部推到最大。他依旧住在自己二楼的屋子,坚持不肯用Achilles从前在一楼的主卧室。从二层看出去,外面是静谧的夜色,连风都没有,树林间静悄悄的。

“是你一刻不停的幼稚行径把空气蒸热了。消停一会儿,孩子。”

Connor回头看向屋内,Haytham躺在床上假寐。年纪渐长,Haytham在激烈的性事后容易疲惫。Connor眯起眼有些不满,明明刚才全程是自己骑在上面动,可没办法,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这时,Haytham睁开了眼睛看向他。男人暗自感叹刺客光裸着上身在窗边的月光下是幅美好的画面,不过Haytham还是拍了拍他旁边的枕头,“过来陪我躺一会儿,Connor。”

Haytham说完又阖上眼,他听见对方小声嘀咕着“老头子”之类的,接着在身边的床铺下陷、另一个重量爬上来时不禁弯起嘴角。他虽然总是指责Connor孩子气,但暗地里Haytham喜欢这样——这个在任何人面前都独当一面的刺客导师,只有在自己身边变成一个孩子的感觉。

Connor在他父亲的枕边躺下,不出一会儿,便感到无聊翻身撑起自己,开始观察Haytham闭目养神的样子。男人的面容在蜡烛的光影下,令Connor感到莫名熟悉,然后他想起,这样的色调就像挂在庄园地下室的那幅油画。

“说起来有点诡异...”Connor自顾自地低声絮语,“我竟然是看着你的画像长大的......虽然我在波士顿远远地见过你一次,但我那天差点被你害死...只记得被追杀了。大概十年里我对你的认知都是那副画像。”

“别一味指责我,”Haytham不紧不慢地开口,“十年间我也仅仅是作为你的死亡名单挂在地下室的墙上。”

不是的。Connor在心里想。在还没长大、没这么高时,他仰望画像总是会想,这张面容背后,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而现在,Haytham之于他来说已经是个鲜活而立体的人了。Connor了解他说话的口音、喜欢把双手背在身后的习惯,擅长西洋剑虽然杀起人来多用袖箭和燧火枪——反而是当初的画像,在Connor的脑海里淡去了。

“我觉得那张画像有欺诈性...”Connor嘟囔道,“那张画像比你本人英俊多了...”这大概也是年少时的Connor经常溜去地下室的原因之一。

Haytham闭着眼睛笑了起来,“感谢画师的褒奖。”

画像上已经是Haytham二十年前的模样了。Connor垂着温柔的目光,认真审视父亲现在的样子。画像上的黑发已经变成银丝散落在男人的脑后,脸上的纹路愈加明显,下垂的眼角没了年轻时的英气,但Connor知道倘若那双闭着的眼睛睁开,依旧是目光如炬。这些都令Connor沉迷,比喜欢那张英俊的画像还要多更多。

Connor不禁遐想,在父亲年轻时,在那部分自己没办法参与的人生里,Haytham经历过哪些事呢。比如......Connor坐起身,垂下脑袋看向父亲因为热天气而露在毯子外的腹部,“这个伤是怎么来的?”

轻轻触碰指尖下的伤疤,Connor已经很熟悉它了。但Haytham侧腹的伤疤实在狰狞得可怕,每次看到都还是触目惊心。肯定是因为感染,切除了一部分皮肤,才会留下这样的疤。Connor不怀疑父亲经历过的腥风血雨,他只是难以想象在Haytham得体的外表下,竟然藏着这样的伤。

“被刺伤的。”Haytham简短地回答。

Connor偷偷翻了个白眼,“我看得出不是猫抓伤的,父亲。”

Haytham睁开眼睛望向Connor,片刻后说,“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你确定要听?”

Connor殷切地点了点头。Haytham放下原本搭在身上的手,掌心向上放到身侧的被单上,于是Connor在父亲的手掌边躺下。尽管他超过一米九的身躯要蜷缩在半张床上有点局促,但Connor享受对方用手掌梳理过自己的头发。

他听了一个时间跨度了四年的故事。关于Haytham受到命令去解救一名叫做Lucio的人质,不料,对Haytham下达命令的,也是那时作为Haytham上司的Birch,却囚禁了Lucio母子以破解第一文明的手稿——“Birch是谁?”Connor抬起头问,Haytham停顿了一下接着回答Connor下次再告诉他。

四年后,Haytham得到机会释放了被囚禁的Lucio母子,然而就在Haytham将一把剑交给Lucio让他在逃亡中防身时,Lucio用剑刺穿了他的身体。

Haytham的描述很平淡,不带任何情绪,没有感情偏向。Connor听完后陷入沉默迟迟没有开口。

“失败的睡前故事?”Haytham问。

“不...”Connor摇了摇头,“这比我想象得......复杂。”

“也比我想象得复杂。”Haytham睁开眼看向屋顶。如果不是Connor问起,他很久都没有回想起这些了。虽然身侧的伤痛几乎从不停息,但关于重逢、复仇以及与挚友生死离别的一切太过复杂,Haytham已经不去想当时自己的每一个选择是否正确。而现在,他还要在乎另一个人的看法。

Haytham也会遐想,如果他将一切真相告诉Connor,Connor又会有怎样的感想。会惊讶于他在沦为冷酷无情的杀手前,也曾心怀慈悲?会惋惜他因一场谎言和背叛改变的人生轨迹?会理解他原谅他吗?还是觉得那一剑是他罪有应得。

然而Connor悄悄地爬到他身边,低头望向Haytham说道,“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Connor总是出乎Haytham的意料,绝大多数是坏的方向...有时也有好的方向。Haytham为儿子异常认真的模样笑了起来,“我要提醒你,我们是敌对关系。”

“我知道啦,老头子。”Connor低下头去亲吻那只垂下的、但他依旧最爱的眼角。

闷热的夜晚终于有风吹过,树林沙沙作响。夏日还很漫长。


Fin


冬天为什么要写夏日遐想!

Haytham那张画像真的太帅!我玩游戏时真的质疑画的是不是Haytham(。

画师实力迷妹...

===

没了!我想吐槽这个月真的工作太忙天天12点才下班回家,然后坚持写文到2点我也是不容易...

但是连写文都无法的人生应该更无聊吧!

下次推荐一些这个月在AO3上扫的父子文嘿嘿嘿

===

2016.12.30凌晨 AO3扫文吐槽!(咦

之前说是“推荐”,但想了想好像没什么正经推荐,都是些个人怪癖和个人怪癖?没有特别说明的,都是Haytham/Connor

首先要说下我惦念已久(4年!)的庄园play!

>>Wavering Resolve<<

这要追溯到2012年那会儿,AC的英文粮基本都在一个AC kinkmeme的地方找。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已经忘记地址也很久没上了...不过那个kinkmeme真的是喂养了我!(最初就是在kinikmeme上看到manic大大的父子文的哦~当时还是匿名愣是没认出来...

那时候在kinkmeme上看到一个prompt是:想看Haytham夜袭庄园劝诱Connor啪啪啪但Achilles就在楼下?

当时看到就:?!??!!?!?!??!?!?!!?洋妞会玩儿!

但直到不再上kinkmeme,也没等到fill...没想到前段时间在AO3扫到fill!而且是几乎算是父子文最有名的作者写的QAQ

然后看到一半又惊悚到我了...

因为内容前半部分和我想得差不多没错...突然剧情一转就写到Achilles出现在Connor门外然后目睹了一切。

我又:?!??!?!??!??!?!

更惊悚的是...Haytham故意让Achilles看着他们...

后面就不剧透啦总之结局在感情上圆回来...但时隔这么多年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prompt的文章,还是超级感动啊!

(在我贴链接时仔细看了一下前言,原来这个fill是结合两个prompt的,另一个就是要求Achilles目睹...)


接着是一些喜闻乐见的吃醋梗ww

无论什么CP都超级喜欢看吃醋唉...这是病得治?

>>Father<<

这篇主要讲Daddy kinky,但是同时有Connor吃醋情节和Haytham吃醋情节!很有趣哒~

>>Jealousy<<

这篇是因为作者的上一篇文中Connor吃醋的情节广受好评,又单独写了一个Connor想弄死Charles的故事(?

不过这篇的肉好像是Connor/Haytham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Karhakon:ha<<

Connor和艾芙琳在为(应该是)兄弟会事业互相通信,然后Haytham有点失落的故事...

是manic_intent的父子系列的最新一篇(我不管我相信会更新的!)

我最最最最喜欢这个故事的是,Haytham在误以为Connor和艾芙琳恋爱了的时候,非常理智地跳过了所有阶段直接接受了啊?就,里面的Haytham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和Connor在一起,Connor也需要一个妻子照顾他,还想象他们生小孩自己当爷爷什么的...最后一个人跑到屋顶上去看Connor最开始给他讲故事的大熊座(原文是“Connor's Great Bear”!)Q口Q 总之文中的描写无比牵动人心啊...

相比起来Connor吃醋的反应就更年少气盛一点啦,基本上是逼Haytham承认“你是我的!”,或者直接用斧子砍掉Charles的手(。

>>But I'm Your Favourite!<<

一个Haytham准备政治婚姻的故事。圣殿康哦~=w=

其实这篇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Connor和Hickey发展出的诡异友情!虽然Connor后来发现“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帮我父亲口?!?!??!”...


最后认真地推荐一个超级短的fluff!

>>Dinner at Dr. Lecter's<<

是汉尼拔的Xover,也是很早以前看的了,每次回父子坑都要复习一遍哈哈哈,太可爱啦~


然后不算是推荐地,讲一嘴我看了好几天的一篇Drama...

>>Repulsive<<

是一个现代AU,讲Haytham和Ziio离婚之后为了14岁的Connor想同居一起抚养孩子。Connor就对父亲萌生爱意,结果Ziio误解成Haytham觊觎上了儿子,于是带Connor离开了。这件事给Connor打击太大,Connor从此就患上不能和任何人身体接触的心理疾病。

后来Ziio过世了,Connor又不得不搬去和Haytham住,发生了一系列无比Drama的事......

最神奇的是,进展到中后期,突然画风一转开启主线讲起Haytham和波吉亚兄妹争夺金苹果!不过最后Happy ending啦...

这个故事里Haytham看起来挺渣的...和Ziio离婚是因为和助理外遇(虽然文章没点名但我也是通过年龄设定感到了外遇是Shay...),与Connor彼此表情心意终于解开一切误会之后,穿上裤子第一句话竟然是“我要再婚了”...接着Connor发现自己变成了Haytham的外遇,总之场面一度很崩溃。

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又感到这些确实是Haytham会做的事...

唉总之这篇是我扫文时看的最长的一个故事了...印象很深刻..(最深刻的是有个细节,第一次上床Haytham帮Connor戴套,Connor:到底谁上谁??? Haytham:不帮你戴套你敢让我口吗(Connor不能和任何人身体接触) Connor:有理有据...)


但,大家都知道这个CP最多的是P!W!P!啊,因为想太多的话无法不往悲剧发展,于是直接PWP吧...

>>A Lesson in Obedience<< 现代AU女仆装...非常香艳...虽然很OOC,但是真的太香艳了极力推荐!

>>Silk<< 原作背景女装...最可爱的是Haytham认出Connor了,Connor还以为没被识破心里非常生气“Haytham难道天天这样在宴会上勾搭年轻女性?!”

>>the sins of the father<< 嗯这个我就不介绍了有兴趣点进去看tag吧,肉很棒...嗯!

>>the sound of our love is out of tune<< 一位作者的肉文合集(前面的fathe、jealousy、silk都在这个合集里),这楼真的好顶赞!!!不仅是PWP还写了很多谈情方面的事...总之就是推荐!


暂时没啦~以后扫到有趣的再分享出来ww

评论
热度(73)
  1. 爱喝玛奇朵的猫冬暖夏凉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超级大礼包啊。感谢lo主!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