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海鲜组+爷孙组】鸟类救护站(全年龄甜文)

简直梦幻!

石灰石:

作品:Assassin's Creed

配对:海鲜组(Haytham/Shay)+爷孙组(Edward/Connor)(话说这一个CP叫什么)

注意:OOC,OOC,OOC,垃圾文笔。全篇人与自然,除去少量网上查的知识其他全瞎写。这一世海参和康康是孔雀,鳕鱼是黑天鹅,德华是救护员。跨越种族的恋爱,拒绝开车。

声明:角色属于编剧,BUG属于UBI,OOC属于我。




Edward看着踱步到自己面前的孔雀,露出近乎惊恐的表情。


不,他喜欢飞鸟,说是痴迷也不为过。每当仰望鸟类飞过天际或者俯冲而下时,翅膀的扑动、羽翼的开合、以及轻巧的跳跃在金发男人眼中都充满人类无法匹敌的美。这同样是Edward从事鸟类保护工作的动机,哪怕他小时候无比渴望成为一个和黑胡子齐名的危险海盗。


(那时候他连帆船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寒鸦号。船一如她的名字敏捷、坚韧、狡猾,能够融入黑夜、悄无声息地滑翔于海面,用最出乎意料的方式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虽然当海盗的愿望强烈,可在知道英国早已取消“私掠许可证”(在战争期间授权私人驾驶武装民船来攻击,俘获,和抢劫敌国商船的正式公文。)后,Edward坦然放弃童年的梦想,彻底投入鸟类的怀抱中。现在他热衷于照顾各种或友好或危险的鸟类,作为弥补Edward照料过许多寒鸦。遍布不列颠群岛的漂亮小东西浑身漆黑,只有耳后才有细碎的银色,蓝色的虹膜明亮剔透。他很想去触摸他们,但作为生物学博士以及英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的员工,Edward知道这是绝不被原谅的错行。


鸟类有“感情”,他们同样有欢乐,愤怒以及忧伤。每一只来到救护站的鸟儿都是惊恐不安的——学术一点,处于应激状态中——而鸟类应激反应是最容易导致野生鸟类死亡的原因之一,几乎和偷猎持平。Edward照料过太多因为《Harry Potter》大热而沦为宠物的猫头鹰。因为嘈杂的环境,错误的光线,人类“善意”的抚摸,那些猛禽全部处于糟糕的状态中——有的展翅恐吓任何走动的生物,有的紧缩羽毛降低存在感,更多的是睁大眼睛、反应迟缓。


糟糕的是,猫头鹰最后一种僵硬化的应激反应被人类当作可爱,只会为他们招来更多的爱抚,进入恶性循环。Edward至今依旧清晰记得五年前他曾抢救过的雪鸮小姐。她很美,雪白的羽毛上是浅棕的条纹,和电影中Mr. Potter最爱的Hedwig几乎一模一样。但她被送至救护站时已陷入休克,没有超过三分钟,Edward就从抢救室中出来,怀中是已经死亡的白色鸟儿。而雪鸮的“拥有者”反复强调他们“只是抚摸它而已”,宣布他们不会对此负责。


鸟类不是猫狗,抚摸他们无法传递爱意,留下的只有恐惧。为此Edward从不抚摸任何鸟类,哪怕是随处可见、蹦跳着啄着面包渣的红胸鸲。


因为他能触碰的,大都是鸟儿余温尚存的尸体。


Edward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糟糕回忆,不需要再来多来点。


但上帝永远热衷捉弄人,前阵子一只莫名黏Edward Kenway的鸟儿出现了,而这只鸟儿现在就站在他面前。Edward没有穿任何安全护具,他只好在不惊吓面前鸟儿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快速后退——大型鸟类攻击力强,如果肢体动作不当、激惹他们,救护员真的会住院。想到此Edward更是满心害怕。


这件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救护站从走私犯的手中救出了三只鸟,两只绿孔雀,一只黑天鹅,均处于伤病中:雄性绿孔雀成体患有肺炎;雄性绿孔雀亚成体拒绝进食;状态最糟的是成年雄性黑天鹅,衰弱不说,右眼处有一伤口,无法确定能否保住眼球。


走私犯的车上不止这几只鸟,可活下来的只有这三位。想到此Edward咬牙切齿,拼了老命把黑天鹅的眼睛保住,同时悉心照料两只绿孔雀——他又多了几道伤口,还有一道在面颊上——不过往好处想想,一年前来到救护站的Altair(纯白色矛隼,该死的高傲而帅气)差点把他的眼球挖出来,Connor和Shay留下的伤口只是皮肉伤。


对,Connor和Shay。Edward Kenway有个奇怪的习惯,他喜欢为这些鸟儿取名字,不过看在取名品位很好的份上,同事把命名权扔给了他。那只逐渐恢复健康的成年绿孔雀Edward命名为Haytham E. Kenway,并自诩为“Haytham的父亲”。眼上有道伤疤的黑天鹅得到Shay Patrick Cormac这个优雅而凶悍的名字。在知道绿孔雀亚成体是Haytham的儿子后,Edward开心于自己多了一个孙子,把Connor这个代表野性的名字交付于他。


Kenway家有新成员加入了!全然不顾救护站站长白眼的Edward远远地拍下这对孔雀父子并放上INS。他知道孔雀在英国文化不是什么好形象,浮夸且爱炫耀的家伙,黑天鹅也不是稀有鸟类,可这无法阻止Edward对他们的喜爱。


在初见Haytham时,Edward以为自己面前的是一只蓝孔雀。如果不是绿孔雀颊部标志性的鹅黄色皮肤和头顶的簇状冠羽,恐怕他真的会被这身闪烁着深蓝色金属光泽的羽毛所迷惑。(在日光下看,Haytham羽毛又恢复翠绿,Edward觉得自己可能有蓝绿色弱。)


倘若说Haytham哪怕病弱状态中依旧贵气逼人,Connor则是天平另一端。他的羽毛甚至没有雌性绿孔雀华丽,偏暗的棕绿之中闪烁着金色和翠色。不过Edward莫名喜欢他这身柔和的颜色,如同土壤中隐约显露的珍惜矿脉。


“Connor别担心,成年后你就会有和你老爸一样光彩夺目的羽毛了。”Edward默念着为鸟儿添加食物,同时小心提防Shay的突袭。


在照料初期,Shay是最令Edward头疼的。不仅因为Shay出类拔萃的战斗力和警戒心,而且黑天鹅的攻击性忽高忽低,令Edward无法防范。被Shay啄过许多次的Edward出于职业道德,不说反击、连呼痛都不敢,每次只能尽快完成工作之后落荒而逃。不得不说如果船长Kenway面对敌人也是这个状态,那真的是丢尽海盗的脸。胡思乱想的Edward突然庆幸自己不是海盗而Shay也不是他的敌人,随即被Shay成功偷袭。


那时的Edward以为这只是他生命中短暂接触的又三只性格迥异的鸟儿,这个单纯的想法持续到Edward终于找到Shay攻击规律的那天。


现在想想,Shay攻击Edward的规律其实显而易见。


刚接触他们的Edward本想将三只鸟儿分开照料,但Shay和Connor寸步不离地守护着虚弱的Haytham,Edward只好把三位老爷放在一起。随着Haytham肺炎的好转,Connor逐渐进食并悄悄退离Haytham的身旁,更多的是独自站在Edward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可Shay没有,他一如既往地守卫在Haytham身旁。明明是只黑天鹅,却总爱悄无声息地潜伏在树木上,活像Altair第二。只要Edward离Haytham的距离小于五米,Shay就会迅速飞向Edward同时狠狠啄他一口。


那天Edward才从楼梯上摔下,再被Shay啄几口他全身可以散架了,他听见扇动翅膀的声音后立刻转身做出“停下”的手势:“我不会伤害Haytham。”


啊我真是傻透顶了居然对一只鸟说话。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Edward抱头静静等待Shay的攻击,每日不被啄上几次他觉得自己就没有好好照顾这三位。


出乎他的意料,Shay像是听懂了Edward的话,原先全部炸开的羽毛逐渐合拢。在Edward紧张的注视下,他摇摇晃晃地走到远离Haytham的地方,黑色绸缎般的羽毛融入树荫之中继续潜伏。


这……不对啊。Edward穿着防护服一脸难以置信地回到办公室,满脑子Shay张开双翅挡在Haytham身前的身影。


Shay的确是只奇怪的黑天鹅。在伤口结痂后他就拒绝Edward的照料,永远藏身阴影中。不是为了自保,他的诸多行为明确表示他的一切活动均以保护Haytham为目的。Edward的确见过跨种族互助这一现象。据观察Altair的青少年凤凰俱乐部成员说,Malik和Altair曾是同片领空水火不容的两位。但面对迎向矛隼的捕鸟网,Malik选择撞开Altair自己缠上去。而Altair没有趁机逃离,他疯狂地拉扯啄咬捕鸟网,同时驱赶盗猎者。


送到救护站的时间有点迟,Malik的左脚趾必须切除,Altair的喙留下永远的伤疤,但两只猛禽都保住了性命。在看护期间Altair紧紧守在Malik身旁,几乎是翅膀挨着翅膀,令Edward上个药都无比困难。


可既然是保护,为何Shay总是远远离开Haytham呢?


无法理解这一行为的Edward陷入沉思。


而当Haytham快要痊愈、Shay终于不再是威胁时,Edward才发现Haytham是更奇怪的那一只。


Edward认为那一次Shay听懂自己的话仅仅是巧合,因为不管Edward轻声说什么(“要来点朗姆酒——啊不,美味的鱼肉吗,伙计?”)他都毫不理睬。可Haytham Kenway?Edward确定他的智商远超鸟类。只要他有所动作,Haytham都会尽最大限度的配合,不管是灌药还是体检。


而且Haytham表现的一点都不像只孔雀。 肺炎期间他一直是原地晒太阳,身体恢复后却依旧如此。不是懒散,Haytham和这类词无关,只是他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每一步都透露出远超不少人类的自控和强势。而Haytham灰蓝色的眼睛——绿孔雀眼睛不是黑色的吗,Edward看着资料抚额叹息——其中的睿智、冷酷锋利如刀。如果是人类的话,Haytham Kenway一定是个令人发指的强大男人,一个优秀的团队领导。


想到此本该感到害怕的Edward突然自豪无比,因为Haytham是他的儿子。


而Haytham似乎感知到了金发男人的胡思乱想,用一个略带鄙夷的眼神伤透了Edward的心。


一只眼神中能带有鄙夷的孔雀智商绝对不低。更何况Haytham从不炫耀自己的羽毛。孔雀在英国风评那么糟糕完全是因为它不时开屏之类炫耀羽毛的表现,可Haytham没有。他不开屏,他不啼鸣,他不爱到处走动,连休息都是居高临下地待在树枝上,漂亮纤长的尾羽沉甸甸地垂下,巧妙地维持身体的平衡。


Edward还在担心Haytham是否有其他疾痛,但在观察许久后他认定了这个混小子就是这脾气。或许他只是格外爱惜自己华丽的尾羽?Edward看着Haytham闪耀深蓝和金铜色光泽的羽毛,尾上覆羽末端饱满圆润的眼状斑由翠绿、嫩黄、葡萄红、铜紫色环绕而成,一如太空深处的星云,突然觉得男人爱美天经地义。


最后他得出结论:Haytham是只文质彬彬的孔雀绅士。Edward对此稍感惋惜,不过想到自己被Shay欺负的惨状,他觉得三只鸟里头总该有两只平易近人。


他又错了。


铁丝网因锈蚀出现了一出漏洞。等Edward注意到时,一只饥肠辘辘的野猫已经来到了Shay的正前方。Edward打开门跑向野猫,同时做出驱逐之类的恐吓动作。他不是野猫的对手,狡猾邪恶的野猫完美躲闪着Edward,而Shay有些慌乱的阻碍同样无效。正当猫自鸣得意想要一口咬向Shay饱餐一顿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阻断他的前进路线。


Edward能对着寒鸦号发誓,他从没见过眼神像狼的孔雀。Haytham没有多余的动作,从木台落下的他收拢翅膀,随即迈着优雅的步伐发动攻击。孔雀是走禽,不善飞行善疾走。Haytham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他准确预判野猫的行动路线,或诱导或拦截,最后踹翻入侵者、用铁钩般的爪子攻击他柔软的腹部并确保见血。


这或许才是真实的Haytham。此刻自诩为Haytham老爹的Edward突然腹部一凉。


以及他再次肯定Haytham的智商绝不低于人类平均值。


整个过程中Haytham未曾用到翅膀和喙。他为Edward留下情面,没有让这只不自量力的野猫死亡。在沙土上蹭掉血迹,看都不看受伤的野猫,孔雀拖着尾羽展翅飞回先前待着的木台上,曲颈低头继续歇息。黑天鹅的反应很耐人寻味,他一改面对野猫时的跃跃欲试,略带消极地瑟缩在离Haytham最远处的阴影中。而Connor,Edward的乖孙子却依旧保持警戒。


直到此刻Edward才意识到小孔雀挡在自己和野猫之间,想要保护自己。


“Good boy。”Edward轻声言谢,缓缓绕过Connor,小心捧起惨败的野猫,欣慰地发现没什么大碍(就是够痛),做了完善的应急处理后把他交给隔壁流浪猫收容中心疗养。毕竟这也是一条小生命。


去他的孔雀绅士,整一个下手狠辣的教父。换个方向想,Haytham和Shay绝不会被同类欺凌,这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然后Edward迎来了一个不那么正常的Shay和最不正常的Connor。


……Shay已经够不正常了,而对阵野猫挫败过后的Shay离“正常的黑天鹅”更为遥远。


本就不爱待在水面的他现在终日待在陆地上,而且是跟在Haytham身后。Haytham去哪里他去哪儿,但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Haytham也有所改变,他总是时不时地侧头看身后走路一摇一摆的黑天鹅,不再旁若无物。Shay一直有偷偷收集Haytham羽毛的习惯,Edward发誓Haytham对此知情。Haytham曾经凝视着黑天鹅在自己窝中藏匿的羽毛,最后安静地转头离开,之后把自己脱落的羽毛留在显眼的地方。


Edward觉得自己学习的关于鸟类的习性算是白学了。他只能站在铁网外安静地看着两只鸟类,Connor也总会陪着他。


对,这是Connor的问题。绿孔雀应该惧怕人类的,为什么向来低调的Connor喜欢往Edward身旁蹭?Edward看着Connor深棕色眼睛,一时语塞。


不过看着绕在Haytham身旁团团转的Shay倒是蛮有趣的。孔雀梳理羽毛的时候总会把厚重的尾部覆羽稍稍翘起,而此刻的Shay也会扭头用尾脂腺的油脂梳理自己的羽毛,同时摆动自己翘起的小小尾巴。


这大概是凶猛的Shay Cormac最可爱的时候了。


躲开Connor的Edward Kenway当时还在远处捧着咖啡美滋滋看着,全然没意识到他即将见证奇迹。


三月,英国少有的干燥时节,最近几日每天都有阳光,让Edward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今天的Shay格外不正常。他没有靠近Haytham,而是不断进入小小的池塘中清洗自己的羽毛,甩干水珠后焦躁地在岸边踱步,直到他再一次进入池塘。


Haytham像是看不下去黑天鹅的焦躁,主动来到了Shay面前。


效果立竿见影,Shay全身僵硬,因为他从未如此近距离地靠着Haytham。Edward已经打开了他的摄像机,准备捕捉每一个精彩瞬间。


然后他把滚烫的咖啡打翻在自己的裤子上。


先发制人(鸟,Edward纠正)的是Haytham。调整好方向,他抖开尾羽,缓缓地将双翅后展,鱼鳞般错落有致的彩羽不断变化角度,翠绿的羽毛反射着碘结晶似得瑰丽的紫蓝色光泽,艳丽的覆羽一层层翘起,折射出辉亮的铜绿和海蓝色。当他停止动作时,Haytham已经面朝Shay完成了一个标准而完美的开屏。


等等,大脑一片混乱的Edward反问自己。


Haytham开屏了?!


Haytham对着Shay开屏了?!


Shay是雄性黑天鹅对吧?!


Shay和Edward一样都呆滞了,但片刻后他半张开翅膀,抬起纤细的脖颈略显拘谨地蹭上Haytham颈部的彩羽。Haytham依旧保持开屏的姿态接受Shay的示意,喙尖轻轻划过Shay右眼处的伤疤。


一只绿孔雀,一只黑天鹅,就这么缠绕在一起。


这是求偶并且成功了?Edward随便找了个什么擦拭自己抢救无效的裤子,急切地想要喝点什么镇静一下。


而镜头一转,他看见Connor也模仿Haytham开屏了。


Connor不是亚成体吗?心怀疑惑的Edward不断调整焦距,仔细观察Connor羽毛的细节。


等一下,这个角度。


Connor朝我开屏了?!


Edward陷入真正的崩溃之中。他放下摄像机,来到鸟舍面前,想要确认自己是否出现幻觉,却在开门的那一刹那被Connor抢得先机。


“快回去Connor!”Edward被逼的节节后退,于是有了最开头的场面——他看着踱步走向自己的孔雀,一脸惊恐。


Connor把他逼到墙角。看样子Connor的智商也远超鸟类平均值,真不愧是Haytham的儿子,Edward此刻还有闲心感慨,下一刻就被孔雀绊倒。他一屁股坐在草坪上,而小孔雀扑闪着翅膀飞到他的胸膛上迫使他躺下,巧克力色的双眼安静地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Edward。


Edward感受到胸前突如其来的重量,孔雀的体温渗透过薄薄的衬衣面料,让Edward莫名安心。


可让金发的救护员放弃挣扎的是他的眼神。Connor看向Edward的眼神如此的熟悉,就像上辈子他们熟识一样。


他突然萌生出想要抚摸Connor的冲动。


不可以这样,Edward Kenway,这是绝对错误的行为。他的手掌悬在半空捏成拳头。想想鸟类,想想那些惊恐不安的猫头鹰,想想你的职责。


Connor仿佛明白他的犹豫。他偏头蹭着Edward因过于用力而泛白的指关节,给出一个满分回答。


真的是上辈子欠他的。Edward轻轻环住Connor,还在感慨这个世界怎么不大对的时候,大腿上传来尖锐的疼痛。


是Haytham下的口。而他身旁——紧紧挨着他站着的是莫名乖巧的Shay。


“真是服了你们了。忍受了那么久的鸟类饲料,要来点像样的人类食物吗?以及朗姆酒?”大概知道了什么却懒得去问询,拍拍身上草屑的Edward露出笑容。


因为Edward知道他不会被拒绝。



——The End


春节旅游的时候想到的故事,多谢朗姆  @Selim_K 和我一起完善的设定和剧情。有了雏形后在旅游空隙时间内一个劲狂写,就有了这么一篇奇怪的作品。

孔雀的确蛮可怕的。下榻的宾馆养了十多只孔雀,蓝孔雀不是绿孔雀,有一只缩在木架上懒散地晒着太阳。这时候一只鹅黄色的流浪猫过来喝水,它展翅飞了下来,一脚一脚地把它踩出了草坪。

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22)
  1. 爱喝玛奇朵的猫石灰石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梦幻!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