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HE】爷爷与海尔喵

酸酸甜甜的樱桃果酱风味的大团长和口耐的爱德华~~~

西行寺 粽粽子:

*传说中的变猫梗???
*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微笑)准备准备明天开学
*真•逻辑混乱,片段灭文瞩目,只是想爽一发
*准备好了?
*黑喂狗!
—————————————————

爷爷与海尔喵

1.
爱德华梦见自己被埋胸了。
而且是男人的胸。
他一下子被吓醒,像落水的二太爷般扑腾起来。迷迷糊糊间看见一大团黑色长毛在自己胸口上蹲伏着,长尾巴一直怼到自己脸上,然后那团长毛支棱起耳朵,一对翡翠绿的眼睛出现在应该是眼睛的位置。
是只猫。

2.
这个点儿出现在自己床上的不是某人,而是一只来路不明的猫。
爱德华有点气。
这混蛋。他把猫拨弄下去,光着上身骂海尔森。
我就说吧,酒吧里带回来的人不可信,管他能干啊还是能操。他突然窝火起来,不知道是该骂自己还是该骂他。
猫滴溜溜转着眼珠儿,竖着尾巴讨好地喵了一声。爱德华没理它,它就叫着上前蹭他的脚踝,爱德华下楼,它在后面又喵喵喵的跟了一路,爱德华打开冰箱,它昂着头冲那条冻鱼叫的越来越大声。
妈的,我说要留你了么?这猫真不要脸。
就跟某人一样。爱德华拿着那条鱼,愤恨地摔上冰箱门。

3.
又不是第一回看走眼。他说服自己要正确对待海尔森的不告而别,并决定要把他留下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一想到终于可以扔到那些三角帽他就莫名的高兴起来,甚至有种病态的快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很快他就不高兴了。
黑猫蜷在三角帽里睡觉,并在爱德华试图把它移动出来时直接炸了毛,爪子死死勾着那玩意儿,叫声极其悲壮。爱德华对猫咪的糟糕品味表示痛心,但还是把帽子收走了。
猫咪抓烂了他的床单。
他把宁死不从的猫扔了出去并锁好门窗。但是猫咪不仅回来了,而且预谋着要在他的书房里下毒手。
“你胆敢对盖茨比做些什么!!”他怒吼着,猫咪理直气壮地吼回去,用盖茨比做人质威胁他。他毅然冲上去,猫咪松开书页跳上沙发、跳上书架又跳出门外,他们相互追逐着下楼。爱德华把猫咪赶出家门,还未品尝成功的喜悦,就只觉一道黑影儿穿过胯下,猫咪又重新回到客厅里耀武扬威地晃悠尾巴。
爱德华摔门而去。

4.
吹着街上的冷风他突然想起那本《了不起的盖茨比》是海尔森的书。

5.
“如果你对它和善一点,它也许就不那么淘气了。”酒吧女老板安妮正循循善诱,并用两指宽的威士忌堵住爱德华的嘴,“猫是一个很好的陪伴者,它可以为你做很多事,就像恋人一样。”
6.
恋人把他的明朝青花瓷打碎了。
恋人把他用来做晚餐的羊肉和面包吃了,还学会了开冰箱。
恋人让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里都带着黑色的细绒毛。
恋人最后还是把《了不起的盖茨比》给撕烂了,现场之惨烈,让爱德华忍不住怀疑人生,他觉得自己现在比隔壁的康斯坦丁都惨。

7.
猫咪喜欢蜷在三角帽里睡觉。
猫咪喜欢薄荷味儿的沐浴露。
猫咪喜欢在早餐的沙丁鱼里加樱桃酱。
猫咪喜欢看晚间新闻,然后在美国某政客发表言论时喵一声。
表情之高冷,好像在嘲讽。

8.
爱德华喝醉了,他躺倒在沙发上发出意味不明的低语,劣质酒水从瓶子里流出来弄湿了他的衣服。恍惚间额头传来柔软湿润的触感,爱德华努力睁大眼睛。
猫咪在舔他。
海尔森在吻他。
(眨眼睛)
猫咪在舔他(眨眼)海尔森在吻他。
猫咪变成了海尔森,海尔森变成了猫咪。
“混蛋。”爱德华嘟囔着,“谁准许你扰乱我的生活了?”
猫咪(眨眼)海尔森只是吻他(眨眼、眨眼)猫咪(眨眼)海尔森温柔地用鼻尖蹭着他的眼角。
“……对不起。”猫咪低声(眨眼)海尔森低声说。
“我现在需要一个人来扰乱我的生活!”爱德华突然暴躁起来,他侧过身把自己蜷起来,像是在躲避被人击中腹部的疼痛,“可你他妈的倒是滚走了。”他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海尔森像以前那样抚摸他的侧脸,一遍遍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竟然会道歉。”爱德华从嗓子里挤出喑哑的笑,“你到底是不是他啊?”
猫咪没说话。
(眨眼)
猫咪没说话。

9.
爱德华从一片狼藉里醒过来,脑子疼的像有人在里面开了枪。他昏头昏脑地挣扎着站起来却一下子撞到了茶几上,他捂着额头,突然想起来忘了喂猫。
可猫不见了。
他的猫丢了。
他把书架上的书全扔到地上,翻开每一顶三角帽,在厨房找了整整两个小时,守着打开的冰箱从晌午坐到晚上,但猫咪依旧没有出现。
于是他非常、非常用力地眨了两次眼睛。
(眨眼、眨眼)
世界没有任何改变。

10.
爱德华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他在房子后面用三角帽做了个陷阱,自己则藏在砖墙后面等待着。他知道英国最终还是脱了欧,川普最终还是当了总统,经济危机最终还是让他失了业,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有糟糕的事情在发生,可他没理由放弃幻想好事降临的权利。
猫咪出现了。它从马路那边踱过来,谨慎地在陷阱前停顿了几秒。爱德华屏住呼吸,猫咪闻了闻地面,最终还是懒洋洋地走进了陷阱。
爱德华紧张起来,他低头眨了眨眼睛,准备以抢占鸟瞰点的速度跑过去弄死他丫的。
然后他抬头,看到海尔森突然出现在那里。
男人看起来很不好,挂着黑眼圈不说,还一瘸一拐的,好像伤到了右腿。他有些费力地单手抱起猫咪,另一只手则拿起三角帽。然后他抬头,看到爱德华突然出现在那里。

11.
“对不起。”海尔森说。
(眨眼、眨眼)
“我回来了。”他放开猫咪,也扔掉了三角帽。
(眨眼、眨眼)
然后他们拥抱,接吻,就像以前一样。


—完。





12.
爱德华还是决定弄死他丫的,只不过他原谅了猫。

—真•完。

评论
热度(73)
  1. 爱喝玛奇朵的猫过期了 转载了此文字
    酸酸甜甜的樱桃果酱风味的大团长和口耐的爱德华~~~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