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主饭三代,叛变,SHS无差
热爱法鲨大白牙
欧美圈无差,美队CE饭
渣康

【海尔森X霍顿】救赎(上)

终于有太太写这个了,感谢!233333

哟西_今天爱微草了吗:

概要:假如海尔森还需要他那位忠实的下属。

*注意!注意!高亮注意!因为霍顿这个角色的其中一个亮点就在于他最后自杀了,这篇的基调是如果霍顿没死会怎么样,可能会有ooc的嫌疑或者雷点,特此警告!如果无法接受这个设定请点右上角。

 

——


“好了,我也可以算是大难不死了。”海尔森说,“很快,再过一个礼拜左右吧,我们就动身回美洲,在那里继续我的事业。”

好极了,他说的是“我”。

“如你所愿,先生。”霍顿释然地看着他,点了点头,“暂时不需要我了吧,先生?”

海尔森看向霍顿,他注意到他忠实的下属脸上那副阴郁而又奇怪的、仿佛已经隐忍了许久很快就要解脱了的表情。这不难理解,布雷多克早就已经死了,霍顿兄弟的冤情得到了洗刷;而珍妮也已经回到他身边,他交代给霍顿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在被夺去男性的尊严之后,霍顿自身的力量与品德不足以支撑他继续承受这份耻辱,海尔森轻易地猜到了霍顿下一步的去向——只要他一声令下。

在经历了父亲爱德华的死亡后,海尔森不敢说对这种感觉感同身受,但至少他知道,在经历了一个麻木的阶段后,霍顿会迎来痛彻心扉的那一天,显然霍顿希望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得到解放,除非还能有什么支撑着他继续活下去。

会是什么呢,海尔森想,他当年支撑自己的理由是给父亲报仇,以及找到他的姐姐珍妮。而能支撑霍顿活下去的东西是什么呢,海尔森暂时还想不出来,他觉得或许放任霍顿解脱才是最好的结局,他没有权力去干涉另一个人的生命不是吗。

“我……”海尔森张了张嘴,他想说我不需要了,这肯定正好和霍顿的意,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霍顿的眼神里带上了些许期望,海尔森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是期待宣布他的解脱?还是期待继续活下去?

后者的可能性不大,海尔森想,但无论如何,他决定赌一把。

“我想我还需要你,抱歉。”他说道,“这几个月麻烦你了,我们接下来要回美洲,你需要帮我把行李准备好。”

霍顿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海尔森看见他眼里的期待很快消失了,取代之的是一丝光亮,就像来法国的路上时那样,原来那个霍顿的神采会蓦地复出一瞬。海尔森揣测着这意味着什么,但霍顿却没有更多的表示,他像这几个月来一直做的那样,抚平床上的亚麻,拍软枕头,扶着海尔森躺下,随后俯身整理好被角,确认一丝寒风也不会漏进去。

“好的,先生。”他开口道,语气里带着加以掩饰的愉快,“我会尽快收拾,您需要订什么时候的船票?”

“一个星期后。”海尔森说,“在船上躺着和在这儿没什么区别。”

“但船上会更晃一些,我们可能会遇上风浪。”

“这不是问题。”

“当然,这不是问题,先生。”霍顿点点头,他舔了舔嘴唇,仿佛很久没有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了似得,“您先休息吧,我会去办的。”

说完,霍顿便离开了房间,轻轻关上了门。海尔森盯着天花板上的纹路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或许那么快出发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侧腹的伤口无时无刻地在痛,虽然可以忍受,但是这让下地走路变得无比困难,刚才他不得不让霍顿搀扶着自己,才能在窗边站一小会儿,而要坐上一个多月的船……那可真够受的。

 

这个问题在海尔森拿到船票的时候得到了完美的解决,他看着纸片上印刷的日期,又看了看坐在床边喂他用餐的年轻人,不禁皱了皱眉:“半个月以后?”

“是的,先生。”霍顿舀起一勺玉米汤,吹凉后娴熟地喂进了海尔森嘴里,“我觉得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对您来说太短了,您应该多考虑考虑。”

海尔森咽下一口玉米汤,霍顿的手艺不错,虽然没有那么鲜浓,但味道值得夸赞:“考虑什么?”

“您的事业,去美洲以后干什么,或者……”霍顿顿了顿,目光变得小心翼翼的,没有把话题继续进行下去,“……或者其他什么的,珍妮小姐也认为您需要多休息。”

提到珍妮,海尔森下意识往门口看了一眼,在寻找到内心的平静后,珍妮总是神出鬼没的,她不喜欢雷金纳德的这栋庄园,尽管这栋庄园也属于海尔森。珍妮经常游荡在大街上,用海尔森给她的钱买点儿东西,补贴日用或者纯粹是自己喜欢,海尔森理解她已经远离自由太久了,也就由着她来,不加以干涉。

霍顿告诉海尔森,在他昏迷的期间,珍妮曾独自回过一趟伦敦,想要打理肯威家的家业,却因为缺少一些必要的证明无功而返,她需要肯威家现任继承人的许可,而现任继承人还躺在床上无法自理。珍妮不得不返回法国,留在庄园里等待海尔森康复,在去美洲前先陪她去趟伦敦,把财产和家业都让给她。

因此,有时候珍妮显得很不耐烦,她不喜欢这里,她想要回家。尽管嘴上说着对爱德华的不满,但那毕竟是她幼年时和父亲唯一的一个稳定居所,那是爱德华给她的家,她想要回到那里。

“我以为她会急着出发。”海尔森说,在霍顿递上下一勺的时候摇摇头,示意自己吃饱了,霍顿放下还剩下半碗的玉米汤,起身收拾桌子。

“您毕竟是她弟弟。”霍顿说。

“我小时候,大概三四岁,因为想和父亲睡觉,她就威胁我说要掐死我。”海尔森回忆着,“那是我迄今为止印象里最恐怖的事,没有之一。”

霍顿扯了扯嘴角,难得地笑了起来:“我的兄弟也是,因为我不给他吃糖,他说他要撕了我的嘴。”

分享家人的故事让气氛缓和了下来,海尔森把船票放到桌上,用一本书压着以免被吹跑。霍顿很快收拾好餐具,飞快地吃掉自己早就凉了的那一份,随后离开房间,去楼下洗干净碗碟。天色渐渐暗了,霍顿在房间里点上蜡烛驱赶黑暗,端着烛台上楼,回到海尔森身边。

“您想现在就睡觉吗,先生?”他问道。

“不。”海尔森摇摇头,借着霍顿的手臂坐起来,“把我的日记拿过来,我想写会儿日记。”

“需要我扶您去桌子那儿吗?”

“麻烦你了。”

霍顿把烛台放到桌子上,小心地扶着他的上司下床,走两步,再坐到椅子上,腹部的伤口显然还在折磨海尔森,霍顿拿了个枕头塞在海尔森的腰和椅背之间,让他靠的舒服一点儿:“您写日记,我做家务,要我说,先生,这非常公平。”

海尔森惊讶地挑起眉,听着霍顿开的一个久违的玩笑:“或者你希望我帮你做?”

“不,不必了,先生。”霍顿连连摇头,走到床边开始整理床铺,把需要清洗的归置到一起,“您一定需要很长时间来记录最近发生的事。”

“的确。”海尔森看着日记最后写的日期,自嘲地摇了摇头,他曾经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先生。”

霍顿顺从地低下了头,抱起团成一团的床单和被罩,离开房间向外面走去。天还没黑透,霍顿打了盆水,蹲在院子里娴熟地搓洗起来,把上面的汗渍和不小心蹭上的血迹都搓洗掉,他的双手在冷水里渐渐麻木,但某个地方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温暖。

霍顿在夜幕彻底降临的时候完成了他的工作,他搓了搓发麻的双手,往掌心里哈了口气,抬起头望向楼上唯一亮着光芒的窗户。在一片黑暗中,只有那扇窗户里传出的烛光为他照明,指引着他,尊重着他,或许也还……需要着他。

无论如何,霍顿想,只要海尔森还需要他,他的旅程就还没到该结束的时候。

 

TBC

 

 

大概分上下吧,要是不够就上中下。

 

小时候掐死他的玩笑梗来自大革命小说,珍妮对爱丽丝说我真应该在小时候就掐死那个自大狂。


这里说一下,个人认为,霍顿自杀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就像小说里写的,他自身的力量和品行不足支撑他在被阉后活下去;第二是他跟随海尔森是想揭露布雷多克的真面目,布雷多克死了之后,海尔森交给他找姐姐的任务,现在姐姐也被找到了,霍顿可以说是没有活下去的目标和意义了。

第三点,我个人认为是最关键的一点,海尔森“不需要”他了。

试想霍顿为他服务了那么多年,甚至是海尔森唯一信任的人,从书中数个地方的描写来看他们关系应该非常好,海尔森甚至觉得北美圣殿骑士比不上霍顿的十分之一。而就是这么一个霍顿侍奉许久,无比尊敬,关系好到不行不行的人,告诉他“我不需要你了”。

这简直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好伐!!!!

不过我觉得海尔森肯定知道霍顿要自杀,也许他的“不需要”正是一种希望让霍顿解脱的方式,而不是让霍顿带着屈辱活下去。

仅个人意见,欢迎交流讨论ww

 

但是你在的话他就可以忍受啊!!!【抓住海参用力晃】他需要你啊!!!你们老夫老妻地生活下去多好啊!!!只要你在他就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啊!!!!“我的事业”个头啊!!!说“我们”好感度会up的啊!!啊!!!你有没有玩过橙光游戏啊!x

 

↑以上犯病请勿直视


评论
热度(44)
  1. 爱喝玛奇朵的猫哟西_今天爱微草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有太太写这个了,感谢!233333

© 爱喝玛奇朵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